Article | May 11, 2020

掩人耳目

Read this content in:

English
巴布亚新几内亚以经济发展为幌子的非法砍伐

  • 全球见证调查显示,巴布亚新几内亚马努斯岛上计划中的橡胶种植园,极有可能是一个非法采伐的幌子。
  • 巴新原住民从“经济发展” 马来西亚公司Maxland处获得的承诺可能是一张空头支票。
  • Maxland的控股公司有为毁林做出虚假发展的前科。
  • 总部位于马来西亚、新加坡、挪威和美国的金融机构,与上述对生物多样性热点的破坏有关。
  • 上述毁林产出的“非法”木材被出口至中国和日本。

“我希望这个项目能够根据土地和环境法律、根据资源所有者的需要,好好落实。”Eddie Kalai表示。他的声音充满了情感。

这位矮个子的村发言人站在巴布亚新几内亚马努斯岛(Manus Island)的南部海岸。这里的白色沙滩和蔚蓝大海给佩皮博瓦(Pelipowai)村带来诗情画意的背景,但他即将讲述的故事却充斥着冷酷剥削:他描述了一个以发展橡胶种植为幌子的伐木项目,该项目曾在贫穷的社区播下虚假的希望——然后彻底击碎这些希望。

这个故事揭示了,由企业和幕后参与者组成的一张复杂蛛网,如何在全球金融机构、在中国等超级大国宽松监管的支撑下,摧毁对当地社区、生物多样性和地球福祉不可或缺、对气候具有关键作用的森林。

Mr Eddie Kalai, a landowner on Manus Island, PNG

Eddie Kalai: “我非常担心。我一直在祈祷。”

佩皮博瓦村和邻近的村子被夹在热带雨林和俾斯麦海(Bismarck Sea)之间。前往马努斯岛的港口和省会小镇——洛伦高(Lorengau)的市场的唯一方式是坐船,单程要花费两小时。买不起船票的村民实际上无法离岛。

沿海社区认为,建设一条通往小镇的道路是改善他们生活的最佳机会。因此,当马来西亚伐木公司Maxland (PNG) Limited同意修建那条道路的一部分,同时用数百万棵橡胶树替换森林、建立一个当地人可以工作的种植园时,这个方案对于一部分人是一个诱人的提议。

Maxland得到更为有利的交易:一棵热带硬木树在国际市场上可以卖到一千多美元,而对于一棵相同大小的树,Maxland提议向社区支付的特许权使用费和征费不到45美元。截至2019年10月,该公司宣布的该项目原木出口额约为185万美元。

但是,在这个近40%人口每天生活费低于2美元(低于国际贫困线)的国家,原住民社区可能缺乏自行启动经济活动的资金。 而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在农村社区近乎不见踪影,基础设施和关键服务往往很差或根本不存在。 就像Kalai也承认的,当有人溺水时,他们会抓住自己能够抓到的任何原木——即使它可能下沉。

“我当时非常非常担心,”当他回忆起Maxland刚开始违背诺言的情况时,Kalai的声音颤抖了。“而且我在祈祷:只要有人可以来这里,听一听我的看法,了解在我的土地上实际上正在发生什么事情。”

那么这些承诺是什么? 全球见证获得的项目文件声明,Maxland在马努斯岛上的“主要焦点”是“建立一个可靠的交通网络,减轻贫困并提高当地居民的生活水平”。 为了这个号称的目的,当地森林已有数千棵树木被砍伐,但仍不清楚社区成员如何——或者说会不会——受益。 关于是否已种植橡胶幼苗,各方的报告相互矛盾。当我们在2019年10月访问该岛时,没有一株幼苗被种下。一位当地联系人在2020年4月证实情况仍然如此。国家橡胶委员会(National Rubber Board)声称该地块已经开始种植,但我们仍然无法核实这一点。当地居民期盼的道路仍然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Manus Island's South Coast is two hours by boat from the capital Lorengau.

到达陆地:乘快艇到珀利波瓦(Pelipowai)需要两个多小时。

拿督斯里夏忠招登场

Kalai是在一个小型露天市场举行的公开会议上发表讲话的;全球见证参加了这个旨在讨论危机的会议。在村子的外围,一堵绿色墙壁高耸入云,这就是拥有大约7万公顷热带硬木树的中央森林(Central Forest)。据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介绍,它是马努斯群岛上剩余的最大雨林。 正是这些丰富资源吸引了Maxland掌门人、国际商人拿督斯里夏忠招(Dato’ Sri Thomas Hah Tiing Siu)。就像我们将在以下看到的那样,他的商业利益网络涵盖枪支和为提供加密货币交易提供咨询,该网络从中国内地和香港一路延伸至开曼群岛等注重保密的司法管辖区。

马努斯岛是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操作的好地方。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里曾是几场关键战役的战场。近年,该岛又因为澳大利亚设在这里的离岸难民拘留中心条件恶劣而名声不佳。 马努斯岛位于巴新首都莫尔兹比港以北约500英里处,只能通过有限的航班到达。

巴布亚新几内亚拥有超卓的生物多样性,这里栖息着至少6%的地球物种。  即使在生物多样性卓越的巴新,马努斯岛也是该国生物多样性热点。

自然世界的全球权威机构——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认为,该岛包含两个关键的生物多样性地区。 其特有物种——地球上其他任何地方没有的物种——包括一种用来制作珠宝的鲜艳的树生翠绿蜗牛,以及省旗上的Manus chauka采蜜鸟。 马努斯岛的生物多样性包括这里独有的马努斯斑袋貂(Admiralty cuscus),以及马努斯蒙面猫头鹰(Manus masked owl)。 从空中看,为这些动物提供栖息地的森林基本上没有受损。然而抵近观察就会发现,锈红色的伐木道路把绿色的森林切割得支离破碎。

各个击破

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森林受到法律保护,这些法律在纸面上看起来相当健全,但在实践中形同虚设。《巴布亚新几内亚林业法》(Papua New Guinean Forestry Act)包含近100页详尽法律,却很少执行。 全球见证记载了数以百计伐木公司违反该法、却没有承受任何后果的事例。

因此,外国伐木和农业综合企业可以进入农村欠发达地区,而不必担心会因为违反《林业法》而被提起公诉。他们无需征得土地所有者的同意即可获得土地使用权,因为他们与社区中的有权势个人合作,而让其他传统土地所有者付出代价。 这种做法为这些掠夺性公司提供了染指土地的黄金机会。以下通过一个典型案例研究来揭示这种操作。

Logs waiting for export, Manus Island, PNG

彩虹之下:消逝的黄金之地。

怎样窃取一片森林

这个马努斯项目——正式名称是Pohowa一体化农林业项目(Pohowa Integrated Agro-Forestry Project)——有着不透明的历史。

在全球见证近期的实地访问中,当初与Maxland达成交易的当地公司的所有者拒绝与全球见证会面讨论该项目。

在某个时候,很可能是在2017年,当地土地所有者公司向马努斯省森林管理委员会(Manus Provincial Forest Management Committee)提交了皆伐林木的申请。该委员会在审核中指出当地存在土地纠纷,并警告拟议中的项目与自然保护区部分重叠。

这些保护区是由马努斯社区与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合作指定的,以保护其传统上拥有的森林。 在保护区进行伐木,将悍然践踏原住民土地所有者的权利,践踏他们保护自己森林的愿望。 省委员会同意这一主张,并建议巴新国家森林署(National Forest Board)拒绝该申请。尽管如此,国家森林署却在2017年12月向Maxland发放了一份皆伐许可。

巴布亚新几内亚法律要求所有森林皆伐项目必须获得省级批准。只有过了这一关,相关项目才能被推荐给国家森林署,若后者支持正面的推荐,再由森林部长批准项目。

在本例中,国家森林署似乎推翻了马努斯省森林管理委员会拒绝该申请的决定,而是向Maxland发放了许可。该决定意味着该公司持有不合法的皆伐许可。全球见证将这些指控提交给巴布亚新几内亚林业局(Papua New Guinea Forestry Authority),但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围绕该许可的合法性还有其他问号,包括官员可能从未走访马努斯社区就发放许可,为破坏这些社区世世代代保护的森林打开绿灯。

马努斯岛省长办公室的一位官员在会面的时候向全球见证承认,该项目批准前的土地勘测定界流程——检查和核实所有权主张的过程——根本没有发生。在土地所有权对于农村生存至关重要的一个国家,解决谁拥有哪块土地是至关重要的。该项目很可能是非法的,因为这一过程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土地勘测定界流程——从未发生。无法证实合法所有者受益。

Poorly maintained logging road, Manus Island, PNG

陷入泥泞:全球见证在Maxlan道路上的经验。

利益冲突

Maxland似乎还向受影响村子及其周围地区的某些当地领导者输送了利益。该公司向该地区的多名社区领导者(包括至少一名选举产生的区议员)赠送了新住房。这对相关人员构成了直接利益冲突,他们担任公职的动机应该是其社区的福祉。这类安排没有秘密可言,暗示了显而易见的贿赂。

此外,人们对该项目的起源还有甚至更多的担忧。声称代表当地土地所有者签约将森林交给Maxland的公司——Pohowa Agriculture Ltd (PAL)——仅列出两名股东。 由于至今没有启动有关程序以确定项目地块传统土地所有者,因此不清楚PAL究竟代表谁。Kalai认为PAL负责收取特许权使用费——但他不知道这些款项是否已付。根据Maxland的2018-2019年发展计划,该公司预计将在这一年期间支付逾350万巴布亚新几内亚基那(合约1百万美金)土地所有者利益。

PAL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就这样,Maxland开始伐木。截至2019年10月,该公司已出口近1万9000立方米木材,价值超过600万巴布亚新几内亚基那(约合170万美金)。 在佩皮博瓦村附近的一个贮木池,全球见证拍摄到大量珍贵硬木原木,在中国市场上,这些原木每根的价值很可能超过一千美元。

Joinland water tank.jpg

送给社区领袖的一座房子外点缀着一个Joinland集团的水箱。

幕后操作

全球见证现在可以透露,Maxland是由帝联集团(Joinland Group)控股的,后者是一家综合企业集团,利益涉及枪支、冷藏、农业和林业。

在纸面上,Maxland的所有者被列为一名私人。现实大不相同。

Maxland伐木场的储水罐上印着Joinland(帝联)的品牌名称,而帝联集团向国家投资促进局(Investment Promotion Authority)提交的文件将马努斯伐木场列为其经营地点之一。 在其位于马努斯岛的办公室,Maxland的董事总经理向全球见证承认,马来西亚帝联集团是Maxland的“母公司”,而Maxland伐木场的两名伐木工人也对全球见证这么说。如我们在以下会看到的,这种关系对于马努斯岛的人民是不祥预兆。

帝联集团的创始人是马来西亚企业家夏忠招。 截至2019年11月,帝联集团的网站处于停机状态,但在马来西亚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公司注册处,Joinland(帝联)旗下多家公司被列为活跃公司。

从冷冻肉到伐木骗子

2013年,在马来西亚一名苏丹的82岁生日派对上,夏忠招被授予拿督斯里(Dato’ Sri)荣誉称号。 在Joinland Management (PNG) Limited的一份公司注册文件上,夏忠招的地址被列为新加坡的一栋高层公寓,该楼的公寓单位每套售价高达数百万美元。 这样的财富不足为奇,因为夏忠招自1990年成立一家专门从事肉类冷藏的公司以来,一直是一个大忙人。 帝联集团在2018年自称为从森林到农业管理等多个行业的“领跑者”。 在吉隆坡,Joinland Firearms在广告上兜售突击步枪和手榴弹。 夏忠招还是衍生品交易平台利一(level01)的执行战略合伙人;该平台面向一个价值12亿美元的市场,资产包括外汇或加密货币。 2016年,夏忠招被任命为中国融保金融集团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这是一家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在避税天堂开曼群岛注册的投资控股公司。

全球见证联系了夏忠招,请其对本文所含指控发表评论。他回答称:“我们否认你方电子邮件中的指控,”并警告称,他的律师将会发出一封“正式信件”。他补充道:“可以告诉你方,我们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所有项目均由巴新林业局批准,并由政府进行恰当的监督。对于针对本公司或我本人的任何毫无根据和虚假的指控,我们保留合法权利。” 截至本报告付印之时,全球见证并未收到任何律师信件。

假冒的种植园?

橡胶种植为伐木提供幌子的迹象无处不在。

2019年10月,全球见证在马努斯岛的另一端观察到的几千棵橡胶树苗萎靡不振,明显处于不健康状态。Maxland的董事总经理承认,拟议中的一个苗圃尚未建立,他边说边在自己的手绘地图上指着一个规划的地点。全球见证据此发现,规划中的苗圃地点根本不在分配给Maxland的区域内。该公司至少需要获得一份新的许可,一方面在据称的苗圃地点皆伐森林,另一方面要修建一条伐木道路,为更多砍伐活动提供便利的理由。

Maxland、巴新橡胶委员会和马努斯省政府之间的项目协议备忘录承诺,这家马来西亚公司将种植300万至500万棵橡胶树。 根据该公司的发展计划,它理应在2018-2019运营年度种植1333公顷的橡胶树。 然而,全球见证对项目区域卫星图像的分析发现,截至2020年1月,只有不到100公顷的开垦土地。与此同时,全球见证的分析还表明,项目区域约1000公顷范围内的高价值树木已经遭到广泛的选择性砍伐。

国家橡胶委员会负责人约瑟芬•肯尼(Josephine Kenni)在发给全球见证的电子邮件中表示,Maxland“违反了我国法律”,并且“没有按照我们的项目计划推进”。然而她表示,全球见证观察到的一些幼苗后来已经种下,预计到2020年5月下旬还将有6万株树苗从马来西亚运抵。 在被多次请求确认究竟种下多少树苗后,肯尼女士表示她无法联系马努斯岛上的任何人进行确认。 全球见证能够打电话给Kalai,他报告说,项目地块尚未种下任何橡胶树。

尽管未能交付橡胶园,但Maxland已开始准备对一部分已经皆伐的区域进行“造林”,补植一些原生树种。应该说,补植复绿比完全不管要好一些。但是,即使雨林在遭到砍伐后还能恢复,也可能要经过几个世纪时间才能完全恢复其生物多样性。 而且,这种做法戳穿了有关皆伐是为了建立一个橡胶种植园的说法。

已经出现了大量基础设施来支持Maxland的采伐作业。该公司建造了一个码头,以便驳船可以收集原木,然后将其运至货船。就在不远处的内陆,一个巨大的伐木营地冒出来,里面有员工宿舍,还有自己的车库和加油站,为公司的卡车车队服务。

与此同时,泥泞的道路上出现滑道分支,从两个方向通往据称的种植园地点。据一位曾经是独立森林监测员的人士介绍,从森林运出原木留下的这些岔道土路,是选择性伐木的明确标志。修建的道路远未完工:即使在雨季开始之前,全球见证调查员搭乘的卡车仍然陷入锈红色的泥地。雨季过后,这样的道路对社区没什么用处。

最后,砍伐范围似乎远远大于法律允许的道路中心两侧各20米。这是另一项违反巴新法律的行为。

非法木材?盘点涉嫌不法行为

Maxland在马努斯岛上开展的活动似乎在很多方面违反法律。

  • 未经土地所有者同意。 根据对Pohowai社区和马努斯省长办公室的走访,土地未经勘测定界,这意味着未曾识别真正的所有者。没有走这一步,就不可能获得资源所有者的自由、事先和知情的同意。这份许可还侵犯了自然保护区,这是Maxland公然无视土地权利的又一个例证。这违反了巴新《林业法》第46和90A (3f)条。
  • 没有先前经验。 法律要求森林皆伐许可申请人提交“证据证明,其在(任何农业或其他土地利用)开发项目中拥有先前经验。”Maxland并没有建立正常运行的橡胶种植园的经验——更有甚者,其母公司的尝试被证明对当地社区造成灾难性影响,而且未能生产橡胶。这违反了巴新《林业法》第90A(3)(i)条。
  • 省级官员决定被否决。 森林皆伐许可的批准应该来自省级森林管理委员会,而该委员会已经明确拒绝了该项目。国家森林署推翻该委员会的决定、向Maxland颁发皆伐许可之举,违反了巴新《林业法》第90B(9-10)条。
  • 不受限制的砍伐作业。 在正常情况下,许可持有人必须计划以一次不超过500公顷的地块为单位皆伐森林,才能获得进行森林皆伐的许可。根据《林业法》发放的这类森林皆伐许可,并不允许选择性伐木。迄今为止,Maxland砍伐了约1000公顷土地,同时为据称的种植园皆伐了不到100公顷。这在技术上构成选择性伐木,是该公司无权进行的作业。此外,Maxland并未像其最初被允许的那样皆伐森林。Maxland的森林皆伐和伐木活动不符合巴新《森林法》,包括该法第90B(22)条)。
  • 历史的警告

    不幸的是,对于Pelipowai的居民来说,未来表现的最佳指示是过往行为。而全球见证对Maxland的控股公司Joinland(帝联)的操作手法并不陌生。

    2007年,巴新政府发放三份农业租约,覆盖新爱尔兰省新汉诺威岛面积近80%。 伐木合同被授予Joinland (PNG) Ltd。 就像Maxland项目一样,这些租约旨在用于农业,并允许进行大规模森林皆伐。 对这些类型租约的发放过程进行调查的政府委员会表示,未进行尽职调查,当地土地所有者“根本不知道”该项目。

    2017年,全球见证调查员记载了这些租约。新汉诺威的种植园未曾出口任何橡胶。

    橡胶委员会的约瑟芬•肯尼告诉全球见证,种植的橡胶树品种不对。 当地活动人士、曾经是民选官员的约翰•艾尼(John Aini)在2019年11月形容相关业务“一片混乱”。 艾尼在2020年2月告诉全球见证:“没有人真正关心那些橡胶树会不会生长;他们要的是原木。”他继续说:“我们的河流系统不再能够维持生计——水不能饮用,连鱼都活不了——如今很难捕捞鱼类。由于河流被糟蹋,我们的人民,特别是儿童,继续患溃疡和其他疾病。”

    最终,新汉诺威项目出口了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的木材。

    新汉诺威的大多数居民基本上一无所获,尽管该项目对他们的环境造成了灾难性破坏。 曾在新汉诺威岛上居住的研究人员杰森•罗伯茨(Jason Roberts)在2019年写道,“考虑到该项目到目前为止带来的回报:一点点钱、一些低成本建造的基础设施,以及大量社会和环境变化……(当地人民的苦难)格外令人沮丧”。

    全球见证认为,Maxland及其控股公司Joinland(帝联)的商业模式是建立在具有假冒特征的农业项目基础上的。所有迹象都表明,马努斯项目也不例外。从各种迹象看,公司并没有开发橡胶种植园的认真意愿,项目的目的是窃取价值数以百万美元计的木材,而让当地社区去承受环境和社会影响。

    最终目的地

    中国是巴布亚新几内亚最大的木材买家。2019年,中国企业购买了巴新当年出口的数百万立方米木材的86%。

    正如全球见证以往的报告所述,这对中国木制品行业构成法律和声誉风险。作为全球最大的木材产品进口国、制造国和出口国之一,中国的木材采购对世界森林具有超大影响。

    中国新近修订的《森林法》有望提供一个打击非法采伐木材贸易的机会。该法首次明确不得购买、加工或运输非法生产的木材——眼下至关重要的是在有关实施细则中澄清这包括从境外采购的木材。

    若中国可以对进口木材进行管理,以排除非法木材进口,将为保护和可持续发展世界森林、保护全球生物多样性以及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做出重大贡献。

    全球见证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Maxland在2019年的客户包括中国宁波市红光装饰材料有限公司和日本双日株式会社(Sojitz Corporation)。

    全球见证以往的报告曾经指出,这些企业愿意采购来自巴新皆伐作业的违法风险很高的木材。

    双日曾在2017年告诉全球见证,其将“不会经手通过非法采伐获得的木材”,并将“寻求缓解(对人权)的任何负面影响”。 在购买马努斯岛木材的问题上受到挑战后,双日表示正在与具体供应商合作,根据其《木材采购政策》改进木材采购工作。该公司表示,不会再从Maxland购买。 宁波红光公司未回应置评请求。

    Local resident of Manus Island, PNG

    马努斯岛居民乘坐独木舟在沿海水域航行。

    破坏并不止步于海岸线。在从洛伦高出发的快艇上,船长向全球见证团队展示了一排巨蚌,它们是沿海社区为了食用而养殖的。 在附近珊瑚礁上繁衍的蛤蜊和鱼类是岛民的另一个重要蛋白质来源。但是森林皆伐会造成水土流失,泥泞的河水所携带的大量淤泥使珊瑚礁窒息。 全球见证观察到,淤泥从马努斯伐木区下游的一条河涌入大海。

    并非所有人都受到这种环境破坏的同等影响。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妇女承受着超出比例的负担。她们通常从事大部分农活,生产该国大部分农作物,同时还要照顾子女。 对于农村妇女,比如马努斯岛南部海岸的那些妇女,在她们所处的自然环境遭到破坏后,生活将更加艰难。

    抗议和暴力

    在马努斯岛上,该项目已经引发了冲突。在全球见证参加的公开会议上,村民们的懊恼显而易见。“所有这些土地问题在该公司到来之前都没有解决,”Kalai回顾着这一切说道。

    马努斯岛的另一名土地所有者声称,在抗议Maxland在他拥有的土地上伐木后,他遭到三名警察用木板殴打。“当时我在睡觉,”他告诉全球见证。“我被他们的殴打惊醒。他们还向我母亲和姐妹们说脏话。”他继续说:“我被关押了23天。在牢房里没有得到任何验伤。我(现在)肩膀和手都有问题。”

    警察的说法有所不同。洛伦高警察局的两名警官告诉全球见证,这名男子在喝酒之后去攻击伐木营地的经理,后来又去打一名警察,最后因这两次袭击受到刑事指控。

    全球见证无法验证究竟发生了什么。即使警方的证词是准确的,此人有动机去袭击伐木营地经理也表明,Maxland的项目引起了敌意。

    Maxland的伐木营地内设有一个警务室。就像全球见证在以往的报告中揭示的,伐木公司经常利用巴新警察作为私人保安。 这引起各方的高度关注,以至于国家警察局长在2016年警告称:“不允许将警察永久部署到伐木营地。”

    然而洛伦高警方承认,他们的警局是由Maxland 之类的“伐木公司买单的”。一名官员告诉全球见证,伐木公司还为船用燃料和其他警方巡视的后勤费用买单。警察理应服务于——并且保护——巴布亚新几内亚公民,而不是外国伐木公司。巴新警察部长未对这些指控作出回应。

    RS6968_DSC_0973-lpr.JPG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碎屑在马努斯岛上随处可见。然而,它仍然是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

    资金后台

    将所有这些视为一家违规公司没有底线的行为可能很诱人。实际上,全球见证在马努斯岛上记载的一切,都引向国际金融体系的核心;后者必须承担责任。从事森林皆伐的公司依赖大型银行的信贷、贷款和金融服务。只要斩断这条金融生命线,它们造成的危害就可以受到限制。但是,正如全球见证所记载的那样,金融机构往往不重视毁林的风险。这项调查追踪了来自马来西亚、新加坡、挪威和美国的资金流入帝联集团(Joinland Group)的情况。

    从2011年到2016年,Joinland Capital SDN. BHD.——夏忠招拥有的一家公司——与马来亚银行(Maybank)、联昌国际银行(CIMB)以及大华银行(马来西亚)(UOB)保持财务关系。根据马来西亚公司委员会截至2019年11月的数据,这些银行总共向Joinland Capital提供了逾370万美金的融资。

    马来亚银行告诉全球见证:“……我行无法确认或讨论我们被指可能拥有或曾经拥有的任何银行关系。”

    大华银行也提到客户的机密性,表示其无法对客户关系发表评论。然而,该行提到其2016年《负责任的融资政策》,该政策禁止为参与非法采伐、并且其经营活动危及具有高保护价值的森林或造成不可接受的社会影响的公司提供资金。 

    联昌国际银行没有回复多次置评请求。

    据报道,Joinland(帝联)并非唯一一家据报道得到大华银行、马来亚银行和联昌国际银行资金的有害公司。就在去年,大华银行据称向马来西亚婆罗洲的油棕种植园扩张提供资金。 据报道,联昌国际银行集团仅在过去五年期间就向棕榈油行业提供近20亿美元。 环保非政府组织TuK Indonesia和咨询公司Profundo于2018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马来西亚的银行为棕榈油行业的最大的金主。 在此背景下,这些银行的投资者应该仔细分析银行的活动,留意它们资助森林皆伐的证据。

    但是,由于国际金融机构投资于这些银行,这条资金链并非到此为止。

    全球见证在2020年2月对这些银行的股东进行分析,发现挪威政府养老基金全球基金的管理机构跻身于所有这三家银行的前20大股东之列;该基金是世界最大基金之一,曾以毁林担忧为由,公开退出对多家公司的投资。

    世界最大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管理近7万亿美元资产的贝莱德(BlackRock)也是这样。 贝莱德最近在全球金融媒体上成为头条新闻。它姗姗来迟地承认气候变化对其客户的利润构成重大风险,并承诺将开始退出具有较高可持续性相关风险的投资。

    这些马来西亚银行的其他大型金融后台包括几家美国大型基金: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摩根资产管理(新加坡)有限公司(J.P. Morgan Asset Management (Singapore) Limited)、普信(T. Rowe Price)、 得克萨斯Dimensional Fund Advisors以及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CalPERS)。

    挪威养老基金的管理机构拒绝提供有关其与个别公司接触的信息。但是一位发言人表示:“我们发布了我们所投资公司的气候变化和人权期望。对于从事对热带森林有直接或间接影响的活动的公司,我们期望它们制定一项战略,减少它们的自身活动乃至它们的供应链所造成的毁林。”该基金管理机构表示,其已敦促东南亚的银行加强尽职调查,并且报告气候和森林皆伐风险。

    先锋集团没有回应具体指控,但表示将把全球见证的观点纳入其“与有关公司的持续分析”。

    普信表示,它不对具体投资发表评论,但声称环境和社会因素是其投资方法中的“关键考虑因素”,其投资筛选过程考虑了土地使用、腐败和贿赂等因素。

    摩根资产管理(新加坡)有限公司、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贝莱德和Dimensional Fund Advisors均未回应全球见证的置评请求。

    从华尔街和新加坡的城市“丛林”,再回到马努斯岛。佩皮博瓦及邻近村子的未来会怎样?有一件事情似乎很清楚:对Maxland寄予希望,只会得到失望和背叛。现实是,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各地屡见不鲜的手法再度重演。宝贵的森林永远消失了,换来的回报却微不足道。

    对于巴新村民Kalai而言,当地人梦寐以求的公路,仍是一个遥远的梦想。

    建议

    中国政府

    • 中国有关部门应在有关实施细则中,明确新修订的《森林法》适用于进口木材,以确保中国企业减少从巴新等国进口非法木材。中国政府应当要求所有木材进口商进行尽职调查,以辨识和规避其进口木材违反来源国法律的风险。这些尽职调查不应仅依靠官方文件作为合法性证明,而应当要求进口商调查和核实木材被砍伐的具体状况。相关政策和程序应当公开。
    • 中国木材进口商、加工商和木材行业协会应当进行充分的尽职调查,以阻止非法木材进入其供应链,并确保其行为不违反新版中国《森林法》或其他强制性措施,尤其是在巴新等产材国有较高违法风险的情况下。

    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

    • 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应该立即暂停发放所有新的伐木和森林皆伐许可。
    • 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应该暂停所有现有的伐木和皆伐作业,并审查其许可发放和作业本身是否违反法律。被发现非法发放的许可应该予以取消。
    • 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应该追究那些违法责任人的责任,包括对涉案的董事、负责人和公司进行调查、提起公诉、处罚及/或监禁。它还应该设法收回被认为非法砍伐的任何木材的销售所得,并建立一种机制,将这些资金返还给受影响的土地所有者。
    • 巴新林业局应当针对伐木和皆伐的许可发放与作业监督,建立一套可公开访问的电子文件系统,包括核实土地所有者的同意,以及该局对采伐作业检查的结果。这将让土地所有者得以监测其土地的使用情况,并挑战任何未经授权的使用,同时为木材买家的彻底尽职调查创造条件。

    全球金融界

    • 帝联集团(Joinland Group)及其子公司的融资人和贷方应该公开调查——然后报告——它们是否通过这种业务关系,暴露于从明显的非法采伐和环境破坏中获利。
    • 投资者应该公开说明,他们如何应对委托银行和金融机构管理数千万美元投资的风险——据广泛报道,这些银行和金融机构对一些普遍存在与毁林有关的违法风险的地区(包括巴新)和行业有敞口。
    • 各国政府应该着手解决总部设在其国内、或在其国内经营的企业在助长全球毁林方面的角色。第一步应该是制定政策和法律,要求包括金融机构在内的公司进行强制性尽职调查,以识别、规避、预防和报告毁林、环境损害以及侵犯人权的风险。免责申明:中文翻译的准确性以英文原文为主

    发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