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release / Sept. 23, 2019

报告揭露:巴克莱、摩根大通、高盛、摩根士丹利、贝莱德等大型银行和投资机构向全球各地的毁林行动注入大量资金

全球见证最近一项调查首次揭示了这样一幅真实的全球图景:大型金融机构向直接或间接在巴西亚马逊、刚果盆地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参与毁林的企业注资440亿美元。

  • 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汇丰银行(HSBC)、桑坦德银行(Santander)、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等全球金融巨头位列其中——他们向这些企业投入了数百亿美元。
  • 全球见证确认,共计300多家银行和投资机构向与森林破坏有关的企业提供了资金。
  • 流经伦敦、柏林、新加坡和纽约等金融之都的资本被用于支撑企业为生产棕榈油、牛肉、橡胶等产品而开展的毁林行为。全球见证敦促政策制定者采取强制性的环境、社会和治理风险尽职调查及报告等监管措施以解决金融体系的系统性失灵问题,遏制这种破坏行为。

一项新调查首次揭露,知名银行和投资巨头向全球毁林行动投入了大规模资金。

这项由致力于环保和反腐败的非政府组织全球见证开展的研究揭示了各色各样的全球金融体系是如何使得摧毁世界三大雨林成为可能的。

美国银行、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桑坦德银行和渣打银行等全球金融巨头榜上有名。2013-2019年间,这些大银行为直接或间接破坏世界最大雨林的企业提供了数百亿美元的融资。

世界五大投行——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高盛(Goldman Sachs)、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巴克莱(Barclay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也牵涉其中。全球见证已分别向这些银行致函并收到了回复。这些回复在报告《毁林金主》(Money to Burn)中有所提及。

六大农业综合企业造成了森林破坏。他们得到了这些全球知名金融机构的注资,主要生产棕榈油、牛肉和橡胶等农产品。

全球见证对这些在全球三大热带雨林(亚马逊、刚果盆地和新几内亚)经营的巨型企业开展了长达六年(2013-2019年)的调查。调查发现,他们从300多家遍布全球的投资企业、银行和养老基金处,获得了总计440亿美元的支持。

报告《毁林金主》发布之际,全球各地刚刚经历了为期一周的呼吁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的罢工,而此前的一整个夏天, 巴西亚马逊雨林大火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抗议。研究表明,森林和其他生态系统对2030年前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所需的碳减排总量的贡献为三分之一以上。然而,仅在2018年,就有相当于比利时整个国土面积大小的原始热带雨林遭到了破坏。大约四分之一的森林损失是为了给包括牛肉和棕榈油在内的农产品生产腾挪土地;这一比例在东南亚高达78%,在拉丁美洲高达56%。

全球见证森林调查项目负责人埃德·戴维(Ed Davey)指出:

“气候的急剧恶化令不少人忧心忡忡,银行的客户亦在其中。这也难怪银行和投资机构要大肆鼓吹他们的道德投资和贷款政策,营造出一种他们未向砍伐和烧毁珍贵雨林的企业注资的假象。”

“但他们的伪善显而易见:同样是这些金融机构,他们追逐利润,随意违反自己的政策,致使他们的许多承诺一文不值。”

“公众将惊悉:正是他们开设活期账户的银行以及管理着他们的养老基金或使用其退休储蓄金进行投资的银行,使得破坏世界上最珍贵的生态系统成为可能。”

“投向破坏森林的企业的440亿美元是数目惊人的巨款,而我们现在比任何时期都更需要树木。任何观望过纽约华尔街或伦敦金丝雀码头天际线、读过报纸或开设过活期账户的人都不会对我们曝光的这些家喻户晓的银行和标志性的基金感到陌生。而这份报告揭露的活动不过是冰山一角。”

全球见证呼吁金融业为其融资和投资行为对森林和气候造成的影响承担责任。

全球见证还敦促政策制定者解决金融体系及其资助或投资的企业的系统性失灵问题,引入监管措施应对毁林问题,强化现有承诺,并采取切实措施以确保其有效落实。

/ ENDS

Contacts

Ed Davey,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

[email protected]

Heather Iqbal, Senior Communications Advisor

[email protected]

+44 (0) 20 7492 5890

Notes to editor:

  • 采访:可应要求提供采访机会。请发邮件至[email protected](英文)安排。
  • 视频素材与照片:有关巴西、刚果盆地和巴布亚新几内亚森林破坏情况的视频素材和照片可从此处获取。
  • 完整报告(英文版):可于全球见证网站下载。全球见证已向报告中罗列的每家银行致函并收到了回复,回复内容报告中已有提及。
  • 全球见证的报告《毁林金主》概述了全球300多家金融机构是如何为破坏世界三大雨林的企业提供440亿美元融资的。
  • 数据集:您可以在此下载Excel格式的完整数据集。您还可在此查看一个易于访问的交互式数据集。
  • 数据来源:全球见证委托荷兰非营利分析机构Profundo对全球最贪婪的六大农业综合企业的出资者进行研究。该机构利用彭博(Bloomberg)、汤森路透(Thompson Reuters)Eikon 和奥比斯(Orbis)等收录贷款、投资和其他类型融资的数据库以及企业的报告和网站,还原了这些企业是如何为其运营筹措资金的。现在无法确定这笔钱资助了哪些具体项目,但此类资助对其运转至关重要。这组错综复杂的数据调查从崭新的角度揭露了伦敦、柏林和纽约与亚马逊、刚果盆地和新几内亚岛日渐减少的雨林之间的资金脉络。
关于特定地区和投资者的更多信息

  • 报告中列出的投资银行包括高盛、摩根大通、美国银行、摩根士丹利和巴克莱。 全球见证已给每家银行致函并收到了回复,报告中提及了这些回复。
  • 巴西:该报告重点关注巴西亚马逊地区最大的三家牛肉公司,JBS S.A.,Marfrig Global和Minerva Foods,其生牛屠宰量占该地区的45%以上。[1] 这三家公司均已承诺采取有助于保护森林的措施,但他们的供应链布满了毁林的污点;金融业的知名机构则帮助其维持运营。这几家公司的投资者包括巴西国家开发银行(BNDES)(美洲最大的开发银行)、美国资本集团(Capital Group)、贝莱德、德意志银行、桑坦德银行(欧元区最大的银行)、布兰德斯投资合伙公司(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美国银行和世界银行。
  • 刚果盆地:小农农业是遍布非洲刚果盆地毁林的主要推动者,但大规模工业化农业带来的威胁预计会有所增加。[2] 自2003年以来授予的一系列特许经营权估计将约130万公顷土地分配给了工业化农业,包括油棕和橡胶种植。[3] 该报告关注了橡胶巨头合盛集团(Halcyon Agri Corp),其投资者包括荷兰银行(ABN Amro)、星展银行(DBS Bank)、挪威政府养老基金(Government Pension Fund of Norway)、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汇丰银行和渣打银行。
  • 巴布亚新几内亚: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雨林大约占新几内亚岛雨林面积的一半。新几内亚岛雨林是地球上现存的第三大雨林,横跨新几内亚岛并绵延至印度尼西亚。这片森林直接支撑着巴布亚新几内亚许多农村居民的生计。[4]  但它正受到农业综合企业的冲击,尤其是棕榈油生产商的冲击。常青集团(Rimbunan Hijau Group)是一家马来西亚企业集团,它在巴布亚新几内亚拥有占地数万公顷的棕榈油业务。该集团的出资方包括沙捞越(Sarawak )州政府财政司有限公司和艾芬银行(Affin Bank)。


[1] Imazon, 2017. 《肉类加工厂能阻止亚马逊的森林砍伐吗?》(Will meat-packing plants help halt deforestation in the Amazon?)。2019年8月28日查阅(点击此处查看链接)。“最大的三家”,于第15页; “45%以上”,于第76页。

[2] Tyukavina, A., Hansen, M.C., Potapov, P., Parker, D., Okpa, C., Stehman, S.V., Kommareddy, I., and S. Turubanova, 2018. Science Advances 4: eaat2993.《刚果盆地森林损毁的主因是小农砍伐面积的增加》 “Congo Basin forest loss dominated by increasing smallholder clearing.” 。2019年8月28日查阅(点击此处查看链接),第3页。

[3] 英国雨林基金会(Rainforest Foundation UK),2019。《以假乱真:对喀麦隆和刚果共和国三个工业化棕榈油和橡胶项目的调查》“Palmed off: an investigation into three industrial palm oil and rubber projects in Cameroon and the Republic of Congo.” 2019年8月28日查阅(点击此处查看链接),第8页。

[4] 联合国开发署(UNDP),2011。《巴布亚新几内亚发展结果评估:联合国开发署的贡献》(Assessment of Development Results: Evaluation of UNDP Contribution – Papua New Guinea.)。2019年8月28日查阅(点击此处查看链接)。“这种丰富的自然资源既是一种资产,也是一种巨大的责任。称其资产是因为,据估计,对于85%生活在农村地区的人口而言,当地的生物资源给他们提供了社会生计以及生理和心理上的支持。”

Recent press relea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