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release / July 5, 2016

矿业公司资助刚果东部淘金热中的武装分子,国家损失大量税收

出口迪拜的中国矿业公司为武装集团提供AK-47以获取黄金

刚果民主共和国(刚果(金))东部沙布达(Shabunda)地区的武装集团接收了一家中国矿业公司赠予的武器和钱财,并在近两年的淘金热中每月向当地采矿者进行高达2.5万美元的勒索。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今日披露,在一年时间内,坤厚矿业(音译,Kun Hou Mining)这家由中国人持有的公司所生产的价值达1700万美元的黄金不翼而飞,极有可能已经从刚果(金)走私出境,进入国际供应链。 

与此同时,由于走私及省级政府部门的不当行为,刚果(金)政府在这场淘金热中,每年在手工黄金生产上损失的税收高达3800万美元。2014年至2015年间,淘金热达到顶峰并一直持续到今天。全球见证搜集的证据还显示,一个当地省级部门伙同武装集团向采矿者非法征税,另有一处省级机构篡改官方出口文件,伪造黄金来自合法经营矿区的假象。 

全球见证的调查揭示了刚果(金)东部地区手工黄金生产部门中问题的严重程度。近年来,刚果(金)东部的黄金产量不断上升,其收入本可以用来改善该地区极度贫困的状况,但事实上这些钱大多流入了武装集团和腐败官员的手中。刚果(金)东部地区大多数(约80%)手工采矿者为黄金采矿者。近期的国际改革已将阻止刚果(金)矿产财富对武装集团的资助作为目标。全球见证在此发出警告,刚果(金)政府必须把涉及此类违法行为的公司和政府官员绳之以法,才能让这些改革发挥作用。 

名为拉伊亚•姆汤姆博基(Raia Mutomboki)的武装集团至少从坤厚矿业接收了两支AK-47突击步枪和4000美元现金的赠予,该矿业公司在刚果(金)东部南基伍省沙布达地区乌林迪河(Ulindi River)沿线使用机械化挖泥船作业。除此之外,这个武装集团还向乌林迪河沿岸使用本地制造的挖泥船作业的手工采矿者征税。而地方当局也和拉伊亚•姆汤姆博基有合作,共同瓜分非法所得的税收。当局自己征收的税款不翼而飞,使刚果(金)失去了这笔本可以用来改善卫生和教育事业的重要收入。 

“2014年,沙布达地区被记录的营养不良病例高达500多起,而黄金热带来的巨额收入并没有造福人民,却养肥了武装分子和强盗公司,”全球见证高级活动家索菲亚·皮克尔斯(Sophia Pickles)说。“刚果(金)政府必须落实本国法律,确保黄金部门企业的生产或贸易不会资助武装分子。任何违法企业都必须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未能有效地治理矿业部门的省级矿业机关也必须承担责任。” 

全球见证的研究显示,坤厚矿业约有价值50万美元的黄金通过官方渠道出口至一家迪拜公司,其生产的其余价值约1700万美元的黄金则有可能已经从刚果(金)走私出境。 

全球见证还发现证据表明南基伍省省会布卡武(Bukavu)的矿业官员故意伪造文件,以掩盖黄金与沙布达地区的联系。相关官员篡改了官方出口文件中黄金的产地,将其伪造成产自该省少数的几个合法经营的手工采矿点。该省份其他矿产也存在同样的操作手法。因此,国际买家很难确保购买的黄金没有资助到武装集团。 

 “过去两年间,负责监督沙布达地区黄金热的省级部门的行为直接损害了国际和刚果(金)政府改革东部地区手工黄金贸易的努力,”皮克尔斯表示,“国家有责任确保企业不造成任何伤害,包括检查企业的供应链是否涉及冲突或人权侵犯——在这一点上,刚果(金)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失败得很彻底。” 

全球见证报告《黄金之河(River of Gold)》还显示: 

·         尽管坤厚矿业屡次违反法律,南基伍省政府和矿业主管部门仍不顾中央政府数次提出让该公司停止作业的要求,继续支持该公司的活动。

·         政府机构SAESSCAM的工作本应是为手工采矿者提供支持,但该机构在沙布达镇的矿业官员却在当地挖泥船工作的区域非法征收税款,其中包括与武装集团拉伊亚•姆汤姆博基合作。

·         沙布达黄金热期间所生产的黄金被销往布卡武的一家黄金贸易公司,继而转售给其位于迪拜的姐妹公司阿尔法黄金公司(Alfa Gold Corp DMCC)。两家公司皆未按照国际标准开展供应链尽职调查,否则他们就会发现这些黄金的获取直接违反了刚果(金)的法律以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指南。阿尔法黄金公司在伦敦拥有一家全资子公司,注册地为伦敦哈顿花园珠宝区。阿尔法黄金在伦敦及在迪拜的公司均未回应全球见证征询其意见的请求。

·         文件显示,坤厚矿业员工、法国公民弗兰克·梅纳尔(Frank Menard)与该公司的违法行为有着很深的牵连。2015年2月,拉伊亚•姆汤姆博基武装集团曾致信梅纳尔,感谢他赠予的两只AK-47突击步枪以及4000元美金。梅纳尔还签署了确认坤厚矿业向阿尔法黄金刚果(金)办公室出售黄金的官方文件。全球见证试图联系弗兰克·梅纳尔,但没有成功。 

近年来,国际社会为解决暴力冲突、侵犯人权与刚果(金)及其他地区的矿产贸易之间的联系已付出了显著努力,包括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5年前提出的国际供应链指南,该准则自2012年以来一直都是刚果(金)国内的一项重要的法律要求。此外,美国也通过了相关法律;近期,中国通过了基于经合组织标准的行业供应链指南。中国指南要求本国企业认识并降低供应链风险,如果执行得当,就能让从高风险地区获取矿产的企业进行负责任的采购。 

坤厚矿业拒绝了全球见证的三次征询其看法的请求,SAESSCAM 则坚决否认其官员与武装集团有合作。

/ ENDS

Contacts

Sophia Pickles, Senior Campaigner

[email protected]

Notes to editor:

1.        全球见证报告《黄金之河(River of Gold)》有英法两个版本,另有一个中文概述[添加链接]

2.      2015年8月大湖区民间社会组织联盟(COSOC-GL)发表了一篇报告,名为“沙布达地区采金研究:沙布达的淘金热(Study of gold dredging in Shabunda: the gold rush in Shabunda)”,详见http://cosoc-gl.org/fr/2015/la-ruee-vers-lor-a-shabunda/

3.        2014年,IPIS对刚果(金)东部地区1088个采矿点开展的调查发现,接受调查的221500位手工采矿者中有4/5在金矿工作,这一数字相较之前已经有所增长。

4.        全球见证对黄金热期间乌林迪河沿岸手工采矿黄金产量的计算基于:2015年3月和5月在沙布达以及2014和2015年在布卡武开展田野调查过程中的采访以及搜集的文件、南基伍省矿业机构SAESSCAM和矿业部门提供的文件、以及熟知南基伍省乌林迪河沿岸采矿作业的业内专家对其数量的估测。我们在估测产量时设定坤厚矿业平均有3艘半机械化挖泥船每天连续工作20个小时,每周作业6天。以此为基础,我们估计坤厚矿业每年产出砂金约460千克,按国际价格计算价值约1800万美元。全球见证现已查明,其中仅有价值不到50万美元的黄金经由合法渠道出口至国外,这就意味着,另有价值1700万美元的黄金很有可能通过走私渠道流向国外。针对手工采矿者,我们以150艘当地制造的人工挖泥机为基础,估计得出其每年的黄金产量在550到720千克之间。总体而言,我们估计这两种挖泥机每年生产的黄金总量大约在1010到1180千克之间。以国际黄金平均价格每克38.5美元计算,这批黄金的总价最高将达3800万美元。全球见证研究发现,这些黄金大多以国际市场价格,或接近这一价位的价格在刚果的采矿地点被买走。关于数量估计和计算的进一步信息可见报告全文。

5.        经合组织尽职调查指南由经合组织与各国政府、其他国际组织、行业团体及民间社会共同合作编写,目前已经得到了43个国家的认可,其中就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目前,该准则已经成为全球存在风险的供应链尽职调查的标杆。经合组织这一框架准则提出了一个包含五步骤的实施过程,企业可采用这一过程以确保自身购买的矿产不会助长冲突或对人权的侵犯。过程步骤如下:

     1. 建立强有力的公司管理体系。

     2. 识别并评估供应链中存在的风险。

     3. 设计并执行策略,用于应对已识别的风险。

     4. 针对供应链中经识别存在风险的环节,对该环节的供应链尽职调查进行独立的第三方审核。

     5. 每年发布供应链尽职调查报告。

6.        中国的尽职调查指南适用于所有进行矿产开采、交易、加工、运输及/或其他需要使用矿产资源的中国企业,覆盖矿产资源及其相关产品供应链的各个环节。这里的“中国企业”指在中国注册的合法(营利性)实体或海外公司,包括由中国实体或个人全资拥有、掌握大部分股份或控制的子公司。详见 https://www.globalwitness.org/en/press-releases/global-witness-welcomes-progressive-new-chinese-mineral-supply-chain-guidelines-zh/

7.        全球见证致力于与全球企业、政府以及其他合作伙伴共同解决自然资源导致冲突的问题。过去15年间,我们报道了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的矿产贸易和武装冲突,并与刚果(金)的民间社会、决策者以及商界领袖一起找寻切实可行的方案解决这一问题。

8.        2015年,全球见证的研究人员在沙布达镇(即南基伍省沙布达地区的中心)进行了两次研究,并于2014和2015年在南基伍省省会布卡武进行了三次的进一步走访,这三次走访的场合均不相同。我们采访了超过80位参与2013年以来沙布达地区乌林迪河沿岸黄金热的人员,受访者包括黄金潜水员、挖泥工人、交易员、被黄金热吸引前来沙布达镇的商人以及当地居民、政府机构和民间社会。我们还与坤厚矿业内部的一名举报人保持邮件交流,并对其进行了电话采访和访谈。

Recent press relea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