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豆和棕榈油等农产品的生产和贸易在全球造成了大规模的毁林。实际上,这些大宗商品因其生产和消费极有可能涉及毁林,国际上已被统称为毁林风险商品(forest risk commodities)。中国是这些毁林风险商品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然而,与全球森林紧密相关的不仅仅是中国农林供应链,更有其背后为主要粮商和农林生产巨头提供融资的中国银行业。

近年来,全球见证陆续发布报告阐明银行业与全球森林破坏之关联。继介绍了总部位于美国、欧盟和英国的金融机构如何为造成全球毁林的企业提供融资之后,全球见证最新的分析将聚光灯照到了中国银行业。

从2013年1月到2020年4月,中国的银行和投资机构向生产和交易农林大宗商品(纸浆和纸张、橡胶、木材、棕榈油、大豆以及牛肉)的主要企业提供超过225亿美元的资金。有明显的警示迹象表明,中国的金融机构仍未有足够的保障措施应对与毁林相关的风险。

大量资料显示,棕榈油、大豆和牛肉等大宗商品的生产破坏了大量对气候至关重要的热带森林,而这些森林往往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也是土著居民的家园。森林还是80%以上的陆地物种的家园,对森林的侵占可能带来人畜共患疾病进一步传播的风险,如从动物传播给人类的新冠肺炎。

世界各地的许多企业都曾立下承诺,要在2020年底在供应链中实现零毁林。但事实上,因为很多企业没有兑现承诺,这些承诺变得毫无意义。 

中国自己也做出了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大胆承诺,并将于2021年主办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峰会。为此,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需要确保中国银行业不再继续为加剧气候危机和破坏生物多样性的农业综合企业提供资金。

政策建议

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 需要确保银行考虑并减少其融资带来的环境和社会影响。这应包括通过法律法规,要求银行业检查其客户的环境和社会资质,及其客户业务和供应链的环境和社会影响和风险。监管机构还必须明确要求银行不得为毁林活动提供资金。

中国银行业 应承诺停止支持牵涉毁林问题的企业,并对在毁林风险较高的行业或地区经营的企业进行严格检查,确保它们与毁林问题没有关联。

中国已成全球农林融资主力之一

中国金融机构为世界上生产和交易毁林高风险商品的主要企业提供的融资总额,使中国成为该领域的第六大融资方。

我们的分析是基于“森林与金融”(Forest and Finance)编制的公开数据。森林和金融是由全球多家从事研究和倡导的组织发起的联盟。其数据显示,从2013年1月到2020年4月,中国的银行和投资机构向生产和交易森林风险商品的主要企业提供了超过225亿美元的贷款和承销服务。数据还显示,总体而言,巴西、马来西亚、美国和印度尼西亚等主要大宗商品生产国的金融机构提供的融资规模最大。然而,如果我们排除这些生产国的金融机构,中国的金融机构则位列全球第二,仅次于日本。

中国主要商业银行的角色

具体来看,因为少数几家中资银行为生产和交易森林风险商品的主要企业提供了大量融资,中国由此可能在有效监管其金融业在全球毁林的足迹方面处于独特的地位。

数据显示,67%的中方融资是由主要作为商业银行运营的中国企业提供的。尽管有大量报道称,棕榈油、大豆和牛肉等大宗商品在全球导致了毁林和生物多样性损失,但中国银行业似乎并不在意——这些银行为参与此类商品生产和交易的企业提供了数十亿美元融资。

从2013年开始的七年多时间里,中国最大的五家商业银行(1) 就为此提供了102.5亿美元的融资,占中国金融机构提供的融资总额的45%。这些银行在中国零售银行业务领域占据主导地位,近年来已跻身于世界最大银行之列。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是最大的融资方。2013年1月至2020年4月,这两家银行分别为生产和交易森林风险商品的主要企业提供了36.6亿美元和29.1亿美元的融资。

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也在“涉林500强”(Forest 500) 创建的排行榜中位列全球表现最差的银行,该排行榜对森林风险商品供应链中最具影响力的500家企业和金融机构的反毁林政策进行评估。在2020年的评估中,这两家银行都得了0分(满分为100分),这是所有银行在四类指标评估中的最低得分。

我们着重分析了从中国银行业获得数十亿美元资金用于生产和交易棕榈油、大豆、牛肉的企业。我们对涉及有关企业的公开信息、报道和研究的分析显示,有关银行几乎很少或根本没有做任何尽职调查来确保它们的资金不会助长损害环境和社会的行为。

我们选择重点关注棕榈油、大豆和牛肉行业,是因为根据世界资源研究所(一家监测全球树木覆盖损失的组织)的数据,2001年到2015年期间,因这三种商品的生产所替代的森林面积最大。“森林与金融”最近的一份报告发现,2016年到2020年期间中国提供的融资中,约有29%流向了生产和交易这三种商品的企业,64%流向了橡胶、纸浆和纸张的供应链。

从2001年到2015年,由于棕榈油、大豆和牛肉行业而导致的森林砍伐的面积最大。 - 数据来源:世界资源研究所

棕榈油行业的警示信号

从2013年1月到2020年4月,中国国有商业银行向棕榈油行业提供了价值32亿美元的贷款和承销服务。棕榈油行业经过几十年的曝光和审查,其环境和社会风险仍然很高。例如,棕榈油还在继续引发大规模的毁林行为,这不仅发生在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棕榈油传统生产国,也发生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包括喀麦隆在内的西非国家等新产区。

在此期间,中国国有商业银行向中国最大的农产品加工和贸易企业中粮集团,全称为中国粮油食品(集团)有限公司,提供了21亿美元用于棕榈油业务。

由于中粮自己不生产棕榈油,确保棕榈油不涉及毁林或侵犯人权问题的唯一办法是监测其供应商,并排除那些存在环境和社会风险的供应商。中粮国际(COFCO International)是该集团负责国际业务的分公司,在其供应商行为准则中要求供应商避免毁林。然而,中粮集团似乎并没有将这一政策付诸实践。

我们的分析显示,因不遵守采购政策而被棕榈油巨头联合利华暂停的77家加工厂(2) 在2019年仍被列为中粮供应商。这是基于联合利华(2020年9月)和中粮集团(2019年)最新披露的信息。令人担忧的是,中粮集团没有将早在2010年就开始就违反联合利华采购政策的供应商排除在外,因此有可能会因为监管不力而使其供应链涉及毁林。

中国银行业还为中兴通讯和天津聚龙等其他中国企业提供融资。金融分析机构连锁反应研究(Chain Reaction Research)今年早些时候的报告称,这两家企业的分公司或关联企业在印尼从事棕榈油种植。截至2021年1月,两家公司尚未采取不毁林政策。自2010年以来,天津聚龙的供应链一直与毁林、森林火灾和侵犯社区权利有关联。由于没有按时进行报告,该公司的可持续棕榈油圆桌会议(Roundtable on Sustainable Palm Oil)的成员资格在2016年被终止。

Panos tropical forest photo

包括金融机构在内的不负责任的企业是毁林的驱动因素。 Lalo de Almeida/Panos/Global Witness

另一家由中国银行业提供融资的大企业是全球最大的棕榈油交易商丰益国际(Wilmar)。自2007年以来,绿色和平(Greenpeace)发布了一系列报告,揭露了丰益在毁林问题中所扮演的角色。2018年,绿色和平组织声称,丰益国际在承诺终结其供应链中的毁林行为近五年后,仍然在印尼涉及毁林。2019年,出于对丰益国际是否诚意实行其有关环境承诺的担忧,绿色和平停止了与该公司就多方毁林监测平台开展的接洽。

中国银行业还为美国两大农业巨头ADM和邦吉(Bunge)的棕榈油业务提供了3180万美元的资金。2020年,全球见证披露,ADM和邦吉从被指侵犯当地人民土地权利的棕榈油厂进行了采购,这些棕榈油厂侵占当地人拥有的土地,攻击村民,导致环境严重恶化。

“森林与金融”数据库列出了28家从中国银行业获得融资的棕榈油集团。绿色和平编制了一份与2019年印尼森林火灾危机关系最密切的棕榈油集团的名单,这些企业在它们自己的特许经营区内或与其相关的特许经营区内的火灾热点数量最多。受中资支持的这28家棕榈油集团中,有9家出现在绿色和平编制的名单中。据报道,印度尼西亚的一些火灾是为了给种植园腾地,这在世界各地的热带森林都很常见。大火和随之而来的雾霾对公众健康和气候造成了深远的破坏性影响。绿色和平组织估计,2015年至2019年期间,印尼烧毁的土地面积约为香港面积的40倍。

中国银行业与巴西毁林问题有何关联

巴西的毁林率已飙升至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一位知名巴西科学家警告说,除非立即采取行动扭转毁林现象,否则亚马逊雨林可能会消失。造成巴西森林被毁的主要原因是大豆和牛肉的生产。巴西珍贵的亚马逊生态系统的消失对我们以及地球的健康既具有区域性的也具有全球性的影响。

中国银行业有理由感到担忧。首先,毁林对区域水循环和气候有影响。因此,巴西种植条件的恶化都可能威胁到中国的粮食安全,因为中国目前是巴西大豆和牛肉的最大消费国。

环保组织“强大地球”(Mighty Earth)发布了一份对十大大豆贸易商和肉类加工商的追踪报告。该组织联合其他机构使用卫星图像来监测森林和原始植被,记录毁林和对原始植被的改变,并将有关活动与有关企业相链接。然后,其根据这些企业的巴西供应链中森林和植被的改变或清除的范围、严重程度和应对措施对企业进行了排名。根据最新监测数据,“强大地球”发现,从中国银行业获得用于巴西大豆和牛肉业务最多融资的五家企业(3) 都存在毁林和清除原始植被的问题。自2017年10月以来,这五家企业共计被发现与面积达16.1018万公顷的森林皆伐有关。

中粮集团获得了中国银行业为巴西大豆和牛肉业务提供的融资的绝大部分。而中粮集团在“强大地球”的最新分析中,在十大毁林企业中排名第六。如前所述,中粮集团负责国际业务的分公司(中粮国际)要求供应商避免毁林。然而,“强大地球”最新的追踪记录称,2017年10月,与中粮有关的供应商摧毁了2.1498万公顷森林,“强大的地球”称其中大部分毁林行为“可能是非法的”,因为这些可能发生在保护区和原住民保留地。

Intact forest and biodiversity in Acre State, Brazil

对于气候变化起关键性作用的热带雨林地区,其生物多样性往往最为丰富,同时也往往是原住民的家园。Lalo de Almeida/Panos/Global Witness

全球最大的肉类生产商JBS获得了中国建设银行提供的资金,尽管该公司的环保记录很差,而且还有很多关于其与巴西亚马逊地区环境和生物多样性破坏相关的报道。全球见证最近披露了2017年至2019年期间,JBS如何从亚马逊地区至少327个发生过毁林行为的牧场采购肉牛。其他机构也对JBS发出了警告。例如,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银行(HSBC)的分析师批评了JBS的环保记录,提到了对其牛肉供应链中毁林问题的担忧。挪威央行挪威银行(Norges Bank)的投资基金和北欧最大金融服务集团的投资机构北欧资产管理公司(Nordea Asset Management)均已将JBS从其投资组合中删除,理由分别是担心JBS涉及贿赂风险,以及担心JBS牵涉毁林风险。

中国银行业应如何应对毁林风险

中国的金融机构在提供资金时,应对在通常会牵涉毁林问题的高风险行业经营的企业进行更严格的检查,否则金融机构可能助长全球森林破坏、生物多样性丧失和气候变化。

那么,银行应该怎么做呢?

中国银行业应承诺停止支持牵涉毁林问题的企业,并对在毁林风险较高的行业或地区经营的企业进行严格检查,确保它们与毁林问题没有关联。

银行业监管机构能发挥什么作用?

中国金融机构对森林风险商品的融资的很大一部分,是由少数几家中国国有商业银行提供的,由此,中国具备能高效监管有关融资的良好条件。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需要确保银行考虑并减少其融资带来的环境和社会影响。这应包括通过法律法规,要求银行业检查其客户的环境和社会资质,及其客户业务和供应链的环境和社会影响和风险。监管机构还必须明确要求银行不得为毁林活动提供资金。

目前拟修订的中国商业银行法,为中国政府在这一议程上采取行动提供了良机。全球见证希望看到,修订后的法律明确要求银行业不得为与毁林或其他类型的损害环境与社会的行为有关的企业提供资金。这些要求可能会对实现中国宏大的绿色目标产生重要的影响。这部法律应该建立在中国政府近年来发布的几项绿色金融政策中提出的要求之上。例如,《绿色信贷指引(2012)》要求金融机构开展尽职调查,包括对环境和社会风险的尽职调查;而2017《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银行业服务企业走出去加强风险防控的指导意见》则进一步要求中国国有商业银行在面临境外风险时“加强环境和社会风险管理”。

银行可以也应当成为推动变革的力量,在支持中国实现2060年碳中和目标所需的转型方面发挥关键作用。为实现这一点,中国需尽快出台强制性要求,引导其银行业不再为毁林行为提供融资。这样的行动可以为中国遏制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努力带来切实的成果,并为全球应对气候危机的努力作出重大贡献。

 (1)这些是按资产计算的五家最大银行,包括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以及中国建设银行。

 (2)联合利华和中粮集团的政策有别,联合利华禁止一切毁林行动,而中粮国际的政策要求避免毁林。

 (3)这五家企业是中粮集团、嘉吉(Cargill)、邦吉(Bunge)、ADM和LDC。巴西农业融资计划(Brazil Agriculture Finance Program)被排除在外,因为它是一项补贴多家企业的计划。请参考 “森林与金融” 对该计划的解释:https://forestsandfinance.org/faq/09-what-is-the-brazil-agriculture-finance-program/

企业回复

我们已给报告中提到的一些企业致函,但没有收到回复。本文件汇编了报告中所列企业以前所作的回应。

Conta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