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ll knew banner image

Report / April 10, 2017

壳牌心知肚明

邮件表明,英国最大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清楚自己参与了一场大规模的贿赂活动

全球见证组织的报告“壳牌心知肚明”(Shell Knew)揭露了英国最大公司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以10亿美元购得尼日利亚前景最好的石油区块之一,其高管对公司在该笔交易中参与巨额贿赂一事心知肚明。

点击此处

下载该报告

点击此处阅读对我们指控的全部回应(英文)

执行摘要

全球见证(Global Witness)和金融揭秘(Finance Uncovered)的一项新调查揭示了世界第五大企业壳牌(Shell)为了OPL 245——非洲最具价值的石油区块之一——而大规模行贿受贿的经过。

2 0 1 1 年, 壳牌与意大利石油公司埃尼集团(Eni,又称国家碳化氢公司)在一起疑点重重的交易中,为尼日利亚近海这块丰厚资产支付了11亿美元。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全球见证追踪到的相关文件表明这笔为自然资源开采权而支付的资金并未如本应的那样造福尼日利亚人民。相反,这笔钱进入了已因洗钱而被定罪的尼日利亚前石油部长丹·埃泰特(Dan Etete)的私囊——他早在1998年就将该油田的所有权转到自己秘密持有的马拉布石油天然气公司(Malabu Oil and Gas)名下。

六年来,壳牌一直坚称没有做错任何事情,表示支付费用给尼日利亚政府仅仅是为确保对油田的权利。2015年,壳牌首席执行官范伯登(Ben Van Beurden)回应了全球见证的指控,称这些支付“道德上站得住脚”,并且“符合尼日利亚法律和国际实践”。

但是这份措辞谨慎的声明没有提到,壳牌高管知道这笔钱会流向马拉布公司和埃泰特本人,并且接下来很有可能进入尼日利亚一些达官贵人之手。壳牌高层人员也已经被告知,尼日利亚时任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Goodluck Jonathan)也会从中得到好处。

“埃泰特闻得到这笔钱的味道,”一份新近泄露的、转发给时任首席执行官傅赛(Peter Voser)的邮件写道。“如果几近70岁的他对将近12亿美元不屑一顾,都可以给他立道德碑了。但我觉得他很清楚这笔钱他可以随便拿。”另外一封发给壳牌勘探业务负责人的邮件称“总统乐见245交易尽快达成——他期待马拉布公司得到收益,以及随之而来的政治献金。”

壳牌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做好事的石油公司:遵守法律、创造就业、尊重石油开采地的人权。但我们调查发现的证据表明,壳牌最高层的管理人员在完全知情的情况下参与了一场剥夺尼日利亚人民血汗钱的大规模行贿活动。目前,500万尼日利亚人面临饥荒,每十个孩子中就有一个活不过五岁生日。为这片油田支付的这笔钱比尼日利亚2016年全国的健康卫生预算还多,是联合国所认为的应对目前饥荒危机所需资金的1.5倍。但尼日利亚人民只见到了这些钱的一小部分。

事实上,这片石油区块的销售对尼日利亚的公众利益而言明显有害,以至于尼日利亚石油部最资深的公务员在一封之前没有报道的信中称之为“极端有害”。该官员认为,尼日利亚这种做法是在“丢弃巨额的财务资源”。这封信是2011年4月1日发出的,就在交易最终达成仅仅两周之前。

壳牌的欺诈和虚伪还愚弄了其投资者——包括英国各地将养老金投资于壳牌的数百万人。他们应该对这些曝光表示关切。2016年2月,50名警官突然搜查了壳牌总部。这些警官来自荷兰和意大利的联合调查小组,负责调查这笔交易,以及与这笔交易相关的在六个国家引起执法机构质询的腐败指控。壳牌很有可能失去这块价值高昂的油田,这对投资者而言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壳牌公司的前高管也可能面临腐败控诉。

《壳牌心知肚明》披露了壳牌被突击检查后不久,首席执行官范伯登和时任首席财务官西蒙·亨利(Simon Henry)一次电话通话的细节,荷兰警方秘密监听了这次通话。范伯登提出,壳牌不应该向股东披露这次突击搜查的情况,他还对亨利说:“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当然就是要求我们在证券交易所进行信息披露。除了我们被要求提供信息之外,其它没什么好说的。”

他还告诉亨利,不要向调查OPL 245交易的警方“主动提供任何未被要求的信息”。

一位壳牌发言人告诉金融揭秘:“考虑到此事目前正在调查当中,任何对于具体情况的评论都是不适当的。不过,根据对米兰检察官文件的审阅以及壳牌可以获得的相关信息和事实,我们不认为检方有理由起诉壳牌。另外,我们并不认为有证据指控任何前任或在任壳牌雇员。”如果最终证明埃泰特的公司确实支付了与OPL 245交易有关的贿款,“壳牌的立场是,这些款项都是在壳牌不知情、未授权也未被代表的情况下支付的,”该公司表示。

埃尼集团告诉全球见证,针对埃尼集团的诉讼待决,不适宜讨论新的指控是否站得住脚。他们认为,“不准确的言论以及对相关记录的错误描述包括了,例如,你们对于OPL 245收购结构的描述”,而且“与2011年交易相关的任何合同都不是秘密地执行的,也不是出于‘隐藏’任何一方交易的目的”。

两家公司都表示,它们已经委托了分开的、独立的调查。“没有发现任何非法行为,”埃尼集团表示,并指出它“直接与尼日利亚政府达成了交易,没有任何中介参与”。壳牌指出,它与有关当局分享了针对OPL 245交易调查的关键发现,并且“认为没有理由起诉壳牌”。

今年1月,古德勒克·乔纳森发布了一份声明,称其在OPL 245事件中“并未受到任何有关腐败地收受回扣或者贿款的控诉、起诉或者指控”。

OPL 245丑闻并非孤立事件。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对上百起行贿受贿案件的研究,石油、天然气和采掘行业是地球上最为腐败的行业。这些案件中超过一半都与公司高管有牵连。

意大利和尼日利亚近期将采取法律行动,那些对壳牌参与此次贪腐巨案负有责任的人员将面临审判。英国、美国、荷兰、尼日利亚、意大利和瑞士的当局应该继续合作办理此案,并调查壳牌及其高管违背反行贿受贿法的可能性。但对涉案人员追责只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全球见证长期呼吁进行立法,要求石油企业披露其在每个项目中向政府支付款项的情况。这将有助于避免企业与贪婪的政府官员合谋,牺牲普通人的利益来中饱私囊。

包括美国、加拿大、挪威、英国以及欧盟27国在内的30多个主要经济体目前已经具备此类法律。一个由51个成员国组成的透明度组织——采掘业透明度倡议(EITI)上月对其规则做了加强,要求石油、天然气和采掘业企业对其经营的每一个项目中的类似支付进行报告。

如果交易发生时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1504条款已经生效,那么OPL 245丑闻很可能不会发生。很难说如果壳牌知道这笔支付将被公之于众,是否还会继续这笔交易,因为这样一来,壳牌为被偷来的国有资产提供支付并且这些支付金将流向盗窃者本人的行为就会被曝光。

虽然全球的趋势是在走向透明,但是像壳牌这样的石油公司却仍在为保住秘密而打斗。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国会投票推翻1504条款的执行规则,这对于石油公司高薪雇用的那些游说者来说无疑是一大胜仗。这一举动使得美国站在了迈向更透明、更负责地管理石油、天然气和采掘业收入的全球大趋势的对立面。公众将更难看到石油企业为石油区块究竟进行了哪些支付,可疑的交易更容易浑水摸鱼。

壳牌及其石油业同行们不能继续一边做着偷偷摸摸的交易、游说政府降低透明度和责任制法律要求,一边伪装成可持续、良好实践和人权保护方面的全球领袖。石油企业、投资者以及政府应该公开支持具有法律约束力要求进行强有力的、按照项目进行披露的规则,这包括在美国国内,在即将进行的欧洲透明度和责任制指令审议中,以及通过EITI。OPL 245丑闻的这些最新进展清晰展现了建立并维持严格的支付透明要求的必要性。

Find out more

Barnaby Pace, Oil Campaigner

[email protected]

+44(0)7525 592 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