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release / 6 Jun 2016

新调查表明:阿富汗著名的青金石成为塔利班和武装集团的财源

  •       政府面临能否收回对该国巨大矿产财富控制权的重大考验
  •       青金石现应被视为一种冲突矿产

今天发表的一项新调查揭示了阿富汗有着6500年历史的青金石矿正在成为该国腐败、冲突和极端主义的动因。这种闪亮的蓝色宝石在全世界广泛用于首饰,而阿富汗是其主要来源地。全球见证在调查中发现,塔利班和其他武装组织每年能从阿富汗的青金石矿上获得2000万美元。因此,阿富汗的青金石如今应该被视为一种冲突矿产。

 青金石矿位于巴达赫尚(Badakhshan)地区,曾经是阿富汗较为稳定的地方,即便在塔利班顶峰时期也是如此。但是,当地强人、当地的国会议员和塔利班对利润丰厚的矿山及收入控制权的激烈争夺严重破坏了这个省的稳定,使其成为阿富汗暴动的温床之一。由于塔利班在矿山周边活动,而且控制了通向矿区的关键道路,如今这些矿山存在落入其手的切实风险。

 全球见证的调查也包含证据,表明巴达赫尚的青金石矿被所谓的伊斯兰国视为战略重点。[1]如果阿富汗政府不迅速采取行动夺回对矿山的控制权,围绕青金石矿的争夺将会加剧,导致国家愈加动荡,并助长极端主义。

 阿富汗巴达赫尚省的青金石矿只是一个全国性问题的缩影,采矿是塔利班的第二大收入来源。阿富汗矿产本应是安全、卫生和教育等基础服务的一个重要财源。阿富汗坐拥超过1万亿美元的矿产和油气资源,如果开发得当,每年可以为政府带来超过20亿美元的收入。[2]但是,猖獗的腐败和动荡的矿区意味着这些矿山已经成为叛乱集团的目标,如今变成导致冲突和极端主义的主要因素。目前政府正在修订的阿富汗新采矿法并未包括抵御这一威胁所需的行动,新报告警告说。

“这些青金石矿是阿富汗人民最丰厚的资产之一,应该成为发展和繁荣的推动力,”全球见证阿富汗倡导主管史蒂芬·卡特(Stephen Carter)说:“但恰恰相反,这些美丽的青金石却成了冲突矿产。青金石矿几乎没有带来应有的效益,而是成为冲突和不满的一个主要根源,助长了叛乱并毁掉了阿富汗稳定的希望——而这将在全球范围内带来影响。”

  “如果阿富汗政府不及时采取行动,这些矿山不仅会让该国失去机遇,而且会对整个国家的未来构成威胁。”卡特还说:“阿富汗政府必须立即在矿区重建法治、提升全国矿业的监管水平和透明度,以确保这些自然资源服务于它们真正的主人阿富汗人民。”

 全球见证呼吁阿富汗政府及其国际伙伴将该国矿业相关问题作为一项当务之急,以解决这一危机。尤其现有的采矿法缺乏对透明度、可问责性和社区参与的根本保障,而这些都是保护和发展阿富汗采矿业所必不可少的。因此,全球见证呼吁阿富汗政府确保公布采矿数据、改革采矿监管并支持社区对采矿的监督。

  “加尼(Ghani)总统已经在最近于伦敦举办的国际反腐峰会上[3] 作出很多承诺,这说明他很清楚阿富汗矿业所面临的风险。但是,阿富汗政府亟需将矿区的安全作为优先工作,并且保证采矿法能发挥作用。目前,阿富汗仍然缺乏很多基本的保护措施来防止矿山及其收入落入不法之徒手中。” 卡特说。

 尽管美国政府也把阿富汗采矿业的发展作为该国停止依赖国外援助的一个关键,全球见证警告说,他们并没有充分重视其中的安全风险。2009年以来,美国对采掘业投入了将近5亿美元的援助来尝试启动阿富汗矿业的发展[4],但在解决不安全因素和薄弱治理方面却投资寥寥。

 中国市场也是阿富汗青金石开采的一个关键动因,因为大多数青金石都被出口到中国来制作首饰。中国的青金石销售成为塔利班的资金来源之一的事实,与中国政府在地区安全对话中所采取的阿富汗和平斡旋者的官方立场是相违的。

  “世界各国政府必须认识到阿富汗的矿山正在助长该国的冲突,必须采取措施避免这些矿山落入叛乱分子和武装集团之手。” 卡特说。

- 完 - 

 编者注:

巴达赫尚省的Kuran wa Munjan青金石矿脱离政府控制已经两年多了,此后一直是塔利班的重要财源,而且愈来愈突出。如今,塔利班收取这些矿山收入的50%以上。而此前,即便是在塔利班的顶峰时期,巴达赫尚省也是少数拒绝其渗透的地区之一。[5]

 巴达赫尚的青金石矿已经有6500年历史,这些珍贵的半宝石因其美丽的深蓝色而备受推崇,在图坦卡蒙(Tutankhamun)的葬礼面具上也有镶嵌。

这些青金石矿在2014年被矿区地区的前警察局长马利克(Malek)指挥官夺走。2014年之前,这些矿山据说控制在祖尔迈·穆加迪迪(Zulmai Mujadidi)手中,这是一位势力很大的巴达赫尚国会议员。其兄弟阿萨杜拉·穆加迪迪(Asadullah Mujadidi)被任命为矿产保护部队的指挥官,任务是保护矿山,但全球见证的调查表明他利用自己的地位为自身和盟友榨取利益,而非为阿富汗政府和当地人民造福。泽克利亚·萨乌达(Zekria Sawda)也是巴达赫尚的国会议员,而且是众议院自然资源和环境委员会的主席,据称他控制着巴达赫尚省的一份电气石开采合同,而且与祖尔迈·穆加迪迪关系密切。

泽克利亚·萨乌达和阿萨杜拉·穆加迪迪全都否认与巴达赫尚的采矿业或非法武装集团有关。祖尔迈·穆加迪迪也强烈否认了指控,说指控是“来自我的政敌的宣传,或受到他们影响”。尚未能联系到马利克指挥官来询问他的看法。

武装集团2014年从这些矿山中获得了将近2000万美元,其中塔利班获得了约100万美元,而阿富汗政府公布的2013年全国采掘业总收入才2000万美元,该年的数据是能够查到的最近的政府采矿收入官方数据。塔利班从青金石矿中获得的收入比例在不断上升,2015年约为400万美元,到2016年中,他们攫取的份额占到矿山直接收入的50%以上。

阿富汗政府于2015年初对青金石贸易和开采下达了一项禁令,并且关闭了通过法扎巴德的主要运输路径。之后尽管数量有所减少,但贸易实际上并未受到压制,而是通过安朱曼(Anjuman)关口将青金石运送到该国最安全的省份——潘杰希尔(Panjshir )。

学界定义的所谓“资源诅咒”,指的是在那些自然资源丰富但制度薄弱的国家,其对自然资源控制权的争夺加剧了腐败,减少了经济和政治发展成果,增加了冲突的频度、烈度和长度。

[1] 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K),伊斯兰国在阿富汗的分支。

[2] 审计报告SIGAR 15-55,“阿富汗的矿产、石油和天然气产业:如果美国当局不立即持续投资,4.88亿前期投入将打水漂”,2015年4月。请参见https://www.sigar.mil/pdf/audits/SIGAR-15-55-AR.pdf

[3] https://www.gov.uk/government/uploads/system/uploads/attachment_data/file/522697/Afghanistan.pdf

[4] 审计报告SIGAR 15-55,“阿富汗的矿产、石油和天然气产业:如果美国当局不立即持续投资,4.88亿前期投入将打水漂”,2015年4月。请参见https://www.sigar.mil/pdf/audits/SIGAR-15-55-AR.pdf

[5] 詹姆斯·柯卡普(James Kirkup):“美丽的宝石帮助联盟为五年战争埋单”,《西雅图时报》,2001年11月,请参见 http://community.seattletimes.nwsource.com/archive/?date=20011121&slug=jewels21

/ ENDS

Contacts

Stephen Carter

[email protected]

+447803052872

Recent press releas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