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azon forest fires. Copyright: Getty images

Article / Sept. 23, 2019

毁林金主

标志性银行和投资机构如何资助了世界最大热带雨林的毁坏

今年夏天,巴西亚马逊的大火以最形象的方式展示了地球上的人类战争。但这样的场景其实每年都在电视观众惊恐目光之外的世界各地热带雨林中上演:为了给大型农业综合企业腾挪土地,大量森林被毁。这些森林是地球抵御气候急剧恶化的前沿防线。2017年发表的一项著名研究估计,森林和其他生态系统对2030年前将全球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所需的碳减排总量的贡献大于三分之一。[i] [ii] 然而,在2001年到2015年期间,就有超过3亿公顷的森林被毁,这几乎相当于印度的面积。根据最近一项研究的统计,其中约四分之一的损毁是由牛肉和棕榈油等商品的生产所驱动的。[iii]该项研究还发现,仅在东南亚,为生产棕榈油等商品而砍伐的森林造成了78%的森林覆盖损失。[iv]破坏程度已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

在这种情况下,也就难怪许多银行和投资机构要大肆鼓吹他们的道德交易政策,承诺不会向砍伐和烧毁珍贵热带雨林的企业注资。只是还有一个问题:通常是这些金融机构随意违背自己的政策,致使他们的承诺一文不值。全球见证的一项调查现已揭露了这些资金流动的庞大规模和范围,并揭示了全球各色各样的金融体系是如何使得摧毁世界三大雨林成为可能的。

那些为了生产棕榈油、牛肉和橡胶而砍伐森林的企业,目前能够以具有商业吸引力的利率,从美国、欧洲和亚洲的银行业中心获得新项目的融资。全球见证调查了六家大型农业综合企业的融资情况:三家在亚马逊经营,两家在刚果盆地经营,一家在新几内亚经营。全球见证发现,在2013年至2019年期间,他们得到了全球300多家投资公司、银行和养老基金总计440亿美元的支持。

尽管其中一些机构已经制定了反毁林政策,但他们不会因无视这些政策而受到任何惩罚——而他们经常无视这些政策。政府未能监管为毁林提供资金的行为,这让狐狸成了鸡窝的主人。今年夏天,巴西亚马逊雨林遭到了世界末日般的破坏,而公众可能会震惊地发现,他们存钱的金融机构正是造成这种破坏的罪魁祸首。普通民众的养老基金和投资被注入到加剧气候危机的企业中,剥夺了原住民的祖传土地,破坏了无数物种赖以生存的森林。[v]

过去十年里,许多金融机构致力于解决毁林问题,而该问题往往与侵犯人权或腐败有关。管理着约7.9万亿美元资产的56家投资机构敦促棕榈油行业承诺遵守不毁林的政策。[vi] 约12家银行签署了《软商品协议》(Soft Commodities Compact),目标是到2020年在约400家企业的大豆、棕榈油、牛肉和纸浆/纸张供应链中实现净零毁林,这些企业的总销售额达3.5万亿欧元。[vii] [viii]但在银行如何兑现承诺方面,仍然缺乏透明度和问责制,各签署方现已承认,他们将无法实现2020年的目标。[ix] [x]与此同时,世界上最大的金融机构还在继续向一些企业投入巨额资金,这些企业要么自己本身要么通过其他企业铲平森林,这往往公然违反了他们自己的反毁林政策和公开承诺。非政府组织全球林冠(Global Canopy)评估了150家金融机构,发现近三分之二的机构没有制定涵盖牛肉、大豆、棕榈油和木材四种主要森林风险商品的政策。[xi] 更何况,我们的调查显示,即使是已有的政策也普遍被无视。

全球见证现有的证据可以揭露一些全球金融巨头,如巴克莱银行(Barclays)、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汇丰银行(HSBC)、桑坦德银行(Santander)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等,在2013年至2019年期间为直接或间接[xii]砍伐世界最大雨林的企业提供了数百亿美元的资金。其他大型投资银行,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高盛(Goldman Sachs)、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以及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也牵涉其中。

当全球见证联系他们,征求其看法时,巴克莱、摩根士丹利、汇丰、德意志银行、桑坦德银行、渣打银行和摩根大通向我们指出了他们的环境政策。美国银行、高盛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则没有回应。

报告《毁林金主》的完整版(英文),包括我们提到的金融机构和农业综合企业的详细回复,可点击此处查阅。

建议

政府和私营部门关于反毁林的重要承诺设定了2020年要实现的目标,这使2020年成为对森林而言关键的一年。所有相关方都须抓住机会,通过承诺实施有时限的行动计划,重新着手并加强解决毁林问题的工作。这些行动计划应可独立核查并公开报告,以确保对其执行情况进行追责。

政府需要:

  • 监管金融部门,以终止对毁林活动的融资和投资。除其他可能的措施外,监管应包括强制性尽职调查,要求投资机构和金融部门识别、防范并减轻环境、社会(包括人权)和治理的风险及影响。这应包括通过定期公布尽职调查政策及其实践而实现标准化的披露和透明度,实施适当的处罚以确保合规,以及为第三方和受影响个人设立投诉机制。
  • 监管办法还须让森林社区能够维护和捍卫自己的权利,并确保金融机构不会从与森林有关的犯罪和人权侵犯行为中获利或经手任何收益。

金融业的金融机构、投资机构和其他机构需要:

  • 承诺其融资和投资行为遵守无毁林、无土地掠夺的政策。这应包括对零毁林和零剥削的承诺,包括尊重当地社区在面对所有影响到他们及其权利的活动时,所应有的自由、事先和知情同意原则。
  • 对投资进行尽职调查,以识别、防范和评估环境、社会(人权)和治理的风险及影响,对识别出的风险采取行动,监控和跟踪应对措施,并纠正所造成的损害。在与毁林有关的行业,例如采购产自热带雨林国家的农产品时,这一点应该特别严格地执行。
  • 确保监督、实施和执行反毁林政策,并以能让相关第三方进行独立核查的方式进行报告。这应包括将遵守政策写入与农业综合企业客户的贷款合同中。类如金融机构董事会的企业高级代表应负责政策的落实及金融机构对该政策的遵守。这可能包括与企业进行接触,以推动积极的变革,但如果企业无法证明他们符合金融机构的反毁林政策,则最终准备停止提供资金。
  • 披露他们在棕榈油、大豆、木材、牛肉及其他与毁林相关的软商品方面的风险敞口。这至少应包括投资者公布其持有的全部股份,贷款机构公布农业综合企业客户的名称(金融部门已经可以通过企业数据库获得这些客户的名称),公布社会和环境影响评估,并确保向当地社区提供有关金融部门行为者及其政策的信息。
  • 倡导制定法规来终止对毁林活动的融资和投资,包括强制性尽职调查等监管措施,以确保公平的竞争环境,并制定尽职调查和披露的标准。
  • 通过有意义的问责程序确保受影响社区获得公正待遇。



[i] Popkin, G., 2019. 《森林能在多大程度上对抗气候变化》(“How much can forests fight climate change?” ). 2019年9月2日从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9-00122-z获取 

[ii] Griscom, B. W. 等人, 2017. 自然气候解决方案 (Natural climate solutions).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14, 11645–11650. 2019年9月19日从https://www.pnas.org/content/114/44/11645获取

[iii] Curtis, P.G., Slay, C.M., Harris, N.L., Tyukavina, A.和 M.C. Hansen, 2018. 造成全球森林损失的因素分类(Classifying drivers of global forest loss). 《科学》第361期, 1108–1111页.

[iv] 同上.

[v] Hamilton AJBasset YBenke KKGrimbacher PSMiller SENovotný VSamuelson GAStork NEWeiblen GD和 JD Yen, 2010. 对热带节肢动物物种丰富度估算中不确定性的量化分析(Quantifying uncertainty in estimation of tropical arthropod species richness). Am Nat. 2010 年7月; 176(1):90-5. 2019年9月3日从Accessed 3/9/19 at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0455708?dopt=Abstract&holding=npg获取

[vi] 可持续棕榈油投资工作组, 2019. 《投资者对可持续棕榈油的预期》(“Investor Expectations on Sustainable Palm Oil”). 2019年9月28日从https://www.unpri.org/Uploads/y/y/p/investorexpectationsstatementonsustainablepalmoil_551518.pdf 获取

[vii] 剑桥大学. 《<“软商品”协议>常见问题解答》(“FAQs on the ‘Soft Commodities’ Compact” ). 2019年8月28日从https://www.cisl.cam.ac.uk/business-action/sustainable-finance/banking-environment-initiative/programme/sustainable-agri-supply-chains/faqs#section-2获取

[viii]消费品论坛.《我们的成员》( “Our Members”).  2019年8月28日从https://www.theconsumergoodsforum.com/who-we-are/our-members/获取

[ix] 剑桥大学. 《< “软商品”协议>常见问题解答》( “FAQs on the ‘Soft Commodities’ Compact”). 2019年8月28日从https://www.cisl.cam.ac.uk/business-action/sustainable-finance/banking-environment-initiative/programme/sustainable-agri-supply-chains/faqs#section-2获取

[x] 消费品论坛. 《我们的成员》(“Our Members”). 2019年8月28日从https://www.theconsumergoodsforum.com/who-we-are/our-members/获取

[xi] 全球林冠, 2019. 2019年森林500年度报告(Forest 500 annual report 2019). 2019年8月28日从https://forest500.org/sites/default/files/related-documents/forest500_annualreport2018_0.pdf获取

[xii] ‘直接’ = 企业自己毁林. ‘间接’ =毁林可能是由供应链中没有审计出的缺陷造成的.

发现更多

Heather Iqbal, Senior Communications Advisor

[email protected]

+44 (0) 20 7492 5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