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July 31, 2019

从森林法的修订看中国在全球森林治理中可以发挥的角色

7月5日,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官方网站上发布了《森林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的通知,社会公众可以在8月3日前将意见在中国人大网上或通过邮寄的方式提交。

中国现行森林法于1984年通过,距离1998年的上一次修订已经超过了20年。20年来中国乃至全球的森林及环境状况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在此背景下对森林法进行修订,可以帮助中国以更合理有效的法律法规来应对森林治理领域现有及未来可能的挑战。 在这一方面,修订草案的说明中也指出:“(近年来)林业发展已经由生产木材为主向生态建设为主转变”,为该法的修订确定了一个很好的基调与方向。

然而让人遗憾的是,在这一版修订草案中,并没有如一些环保组织及专家所期望的,提及中国林业管理对全球森林治理的重要影响。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木制品进口商、制造商和出口商之一。 考虑到中国近一半的木材供应来自境外,中国木制品制造业的长期繁荣需建立在可持续的海外森林资源之上。反之,中国针对进口木材的管理政策也将对全球森林的保护带来举足轻重的影响。然而,如全球见证在其近期发布的《应对全球森林治理赤字——中国角色举足轻重》简报中所指出的,中国80%热带木材进口的来源国,以及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其他一些中国的重要木材来源国,普遍存在严重的非法砍伐,毁林现象严重。

中国受惠于这些地区的木材来源,同时也应有相应的责任去保护这些地区的森林,至少,可以通过拒绝非法采伐木材的进口,来减少这些地区的毁林现象。目前中国是世界上尚未禁止非法木材进口的最大经济体,而这次森林法的修订可以为出台相关强制性措施提供一个良好的契机。

禁止非法木材进入中国市场将直接支持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及保护生物多样性上的全球承诺。修订稿尚未没有提及森林在气候变化上的重要角色——而这是森林的另一项全球性功能:其影响不仅局限于国内,而是可以让全球受惠。而反之,中国为高风险木材的进口留下的敞口,可能会助长木材来源国的毁林风险,破坏森林(特别是热带森林)在维持全球气候的稳定方面的重要作用。科学家们有史以来第一次发现,因毁林和森林退化,热带森林释放的碳比它们吸收的碳更多。2018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如果将全球的热带森林视作一个国家,其释放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位列全球第三,在美国和中国之后,欧盟之前。中国已经在国际舞台上做出郑重承诺,要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若中国能更加重视对其海外森林足迹的管理,尤其是积极应对非法砍伐,便能为应对气候变化和全球减排做出直接贡献。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称,森林是生物学上最丰富的陆地系统之一,为植物、动物和微生物提供多样化的栖息地。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国大会明年将在中国昆明举办,公约各缔约方将在这次大会上审议通过新的“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框架”。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已表态称,“中国要积极做好筹备工作,全面履行东道国义务,确保举办一届圆满成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缔约方大会”。中国向来注重对生物多样性公约的履约责任。如能在森林法的修订中考虑对海外木材的可持续消费,不仅将为爱知目标4(可持续生产和消费)的履约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也将为新的“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框架”提供意义重大的新思路:各国的履约责任不应仅局限于对其国内生物多样性的贡献,也应考虑其国内生产及消费模式的改变及实践对全球生物多样性所带来的贡献。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7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已经指出,“中国将继续发挥负责任大国作用,积极参与全球治理体系改革和建设,不断贡献中国智慧和力量”。让我们期待中国通过森林法的修订,出台强制性措施禁止非法木材的进口,来将这些贡献落实到实处。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