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 July 30, 2020

谁在操纵这个世界……科技巨头?

Read this content in:

English

昨日,在全球疫情大爆发的关键时刻,全球四大科技巨头——脸书(Facebook)、谷歌(Google)、苹果(Apple)和亚马逊(Amazon)出席了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就其所覆盖的领域、财富和市场主导地位而言,这四家公司可谓有史以来最强大“科技巨头”。

US House Judiciary hearing 29 July 2020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脸书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谷歌首席执行官桑德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商法和行政法小组委员会前宣誓出席。

这四家公司均由其首席执行官代表出席此次听证会。就个体层面而言,在全球新冠疫情大爆发时期,人们生活越来越依赖这四大巨头在多个方面所提供的服务,包括新闻、教育、工作、食品和健康信息。

然而,尽管这些科技巨头的势力已发展到惊人的新水平,但他们的管理和监督工作却停滞不前。仅就税款而言,这四大巨头在全球范围内的纳税金额微乎其微——在过去10年他们所逃避的税额可能高达1000亿美元——与此同时,公共资金急速下滑,虚假信息泛滥。

近日,世界卫生组织就脸书上有关疫苗接种的虚假信息描述作出回应,称“这是对全球健康的主要威胁,可能逆转数十年来在遏制可预防疾病方面取得的进展。”这是美国和欧洲监管机构都开始意识到的现实。

当然,就其优点而言,科技对于我们是极为重要且强大的,它使我们与家人朋友保持联系、分享经验,并得以面向全球听众传达反对非正义的声音。当社交媒体首次吸引大量用户时,它被视为“伟大的平均主义者”,是政治辩论民主化、避开压制型政府和审查制度的工具。

信息传播的速度使抗议网络和其他抵抗运动产生巨大的溢出效应。它在维基解密(WikiLeaks)泄露事件、阿拉伯之春起义(Arab Spring uprisings)、占领运动和欧洲的反紧缩运动中扮演显著的角色。在过去的十年中,随着活动人士分享他们的故事及令人不安的暴力、歧视和仇恨镜头,诸如 “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LivesMatter)” 和 “我也是(#MeToo)”之类的标签已发展成为全面的变革运动。

但是,控制数十亿人数据和信息的科技巨头垄断程度的增强伴随着沉重的代价。权力集中在少数公司手中对民主构成了威胁——尤其体现在脸书和谷歌这类已成为新的、备受争议的政治运动战场的平台上。

这些平台使政客可以访问他们试图接触的选民的宝贵数据。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声称其可以通过脸书个人资料收集5,000万美国公民的数据,而这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竞选工作的一部分。尽管现在有关这方面的规则已有所加强,但是销售用户信息仍是脸书盈利能力的关键。

虽然人尽皆知传播对于政治竞选至关重要,但基于数字平台所使用的的策略仍处于起步阶段。现在,竞选活动为可以制定微目标广告策略的专家们支付高额费用,这些微目标广告可以针对特定选民群体设计消息(对从平台本身购买的数据或从数据中介购买的现成受众进行细分)。

特朗普的数字化团队对确保其在2016年赢得总统大选的社交媒体战略赞许有加。其团队声称,从2014年开始,他们每天在脸书上投放40,000至50,000个广告变体,测试它们在不同格式下以及稍作改变情况下针对不同选民群体的表现。在2016年10月举行的第三次总统辩论当日,当传统媒体对“进军好莱坞(Access Hollywood)”录像带大肆宣传时,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在脸书(Facebook)上投放了175,000个“希拉里不该入主白宫( Crowned Hillary)”的信息变体。

因此,尽管新技术提供许多新的积极方式以吸引支持者,但也增加了扭曲竞选过程的风险。例如,压制特定人群的选票,散布误导性和煽动性言论,或通过“深度伪造技术”篡改材料以打压政治对手。当前,新冠疫情的爆发从诸多方面改变了我们的生活,美国一些正推动对11月总统大选实施在线投票,这会带来新的干预风险。期待已久的英国关于俄罗斯干预的报告发现,尽管社交媒体公司在选举中发挥了核心作用,但它们在应对民主威胁方面却“未能发挥作用”。

关键问题是,很长时间以来,许多数字公司一直充当黑匣子,未开展有意义的审查或问责。 这些业务中的大部分利润来自对我们提供的数据的商品化(也称为监视资本主义)并将其出售给最高出价方。谷歌和脸书及其子公司分别从其销售广告中获得的收入比例高达83%99%。昨天参与国会听证会的议员贾伊帕尔(Jaypal)公布的数据显示,谷歌控制了90%的广告市场。并且,谷歌对其使用的复杂算法非常保密,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基于什么向我们展示这些信息以及如何对我们的个人信息建档。

这些政治数字策略的可能影响尚不清楚,尽管我们并不认为所有人都会天真地被设计精良的脸书广告说服,但事实是竞选活动愿意在这些平台上投资数百万美元,这表明这些平台的影响是真实存在的。现在是时候揭开在线政治竞选活动的面纱,让政治参与者对我们散播可能具有破坏性或虚假性信息——或只是简单隐瞒谁在为信息付费或为什么特定选民团体而不是其他人会看到这些信息——的难度增加。目前,政治广告(例如通过脸书的广告库)通常存在信息不完整未经验证和分散的缺陷,加上许多国家虽然已有有限的透明度措施但却并未全面实施,从而使公众处于黑暗之中。

昨天的历史性听证会以众议员西西林(Cicilline)强有力的声明结束, “这些公司,正如它们今天所呈现的那样,有着垄断的权力” , 他就反垄断调查的结论而发言:“这必须结束。我们需要打破一些现状,所有一切皆需得到适当的监管和问责。”

这并非总是如此,我们也不是非得接受当前这种我们根本无法改变的情况。当下,监管机构迎来千载难逢的机会,重新校准该系统,并确保它保护人民权利和我们的民主。接下来的六个月将面临一定的挑战——继昨天听证会之后,11月美国大选可能会以戏剧性的方式加剧这些紧张局势,此外,欧盟预计在今年晚些时候提出的《数字服务法案》提案也已经引起广泛关注,一场游说战已经打响。敬请对此多加关注!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