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m soldiers

Report / 11 de Septiembre de 2017

监守自盗

津巴布韦:政府、安全部队与钻石财富消失的十年

报告摘要

2006年,近年来最大的钻石矿藏之一在津巴布韦东部郊区马兰吉(Marange)被发现。这一规模的钻石矿藏本可以有力地推动解决津巴布韦走出严重的经济危机。

但相反地,这一珍贵的矿藏资源却落入津巴布韦结党营私的安全部队和政要手中,最终损害了津巴布韦的发展和民主。

埋藏钻石的土地中挖出了幽深的空洞,政府预算和企业账户上亦是如此。

十年后的2016年,津巴布韦矿产与矿业发展部长要求所有钻石开采企业立即停止经营。在2018年大选日益临近、带来分裂的总统潜在继任者之间的争斗日益激烈的大背景下,这则令人震惊的通告标志了钻石行业过去十年以来混乱局面的制高点,也是政府为了对日渐萎缩的钻石收入加强控制的最激进一步。

如今,津巴布韦钻石的未来悬而未决。不断减少的储量需要从这个由国家支持的掠夺以及短视想法所驱动的产业中得到更大的投资,与此同时也激化了对津巴布韦剩余的钻石储量的竞争。

穆加贝(Mugabe)总统终于承认,价值数十亿的钻石在被运达津巴布韦财政部之前就人间蒸发,而政府也开始采取措施推动钻石行业的集中化管理,作为对改革呼声的响应。

但政府希望将各家企业整合称为津巴布韦钻石联合公司(简称:津钻联,或ZCDC)的努力遇到了困难。多家马兰吉当地企业由于政府拒绝换发新的牌照而将政府告上法庭,而津钻联自身的法律基础、运营以及监管机制也备受质疑。

津钻联的运营也备受津巴布韦钻石行业缺乏透明度问题的困扰,而其拟定的股东中不乏造就了马兰吉今时今日局面的人物。虽然政府承诺改革,但从现在的格局来看,重蹈覆辙在所难免。

穆加贝总统将矛头直指私有钻石企业。

但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津巴布韦政府拥有马兰吉每一家获牌经营的钻石企业的至少一半股份,并且负责挑选和监督这些企业的每一个私营部门合作伙伴。数十亿钻石的不翼而飞,很显然是监守自盗。

全球见证新近发现的证据揭露了津巴布韦令人畏惧的中央情报组织、军方、臭名昭著的走私者以及富有的政要是如何获得津巴布韦钻石经营企业的控制权或者所有权的。尽管津巴布韦安全部队在破坏民主、践踏人权方面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但津巴布韦的钻石仍然可以顶着“金伯利进程”审核通过的印记在国际市场上自由交易。国际需求不仅没有起到鼓励透明度和改革的作用,反而为津巴布韦钻石提供了市场。

本报告追随津巴布韦数以百万计的钻石的足迹,从马兰吉的矿场到南非的垃圾场,迪拜和香港的摩天大楼,以及在毛里求斯和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属地保密的匿名公司。有些钻石甚至流经莫桑比克一条公路边的一家小型汽车旅馆——虽然外表其貌不扬,但这里是国际钻石走私圈的总部。

报告记录了津巴布韦有权有势的高层如何一手将其国家流失的钻石藏入私囊,一手对本国人民掩盖损失规模的真相。生产和收入的基本信息从未被合理地进行报告,确保资金流向应该去的地方的努力也没能发挥作用。

本报告考察了五家近期在马兰吉钻石矿区经营并且仍然掌握着马兰吉前途命运的大型矿业:库苏纳钻石公司(Kusena Diamonds)、安津投资(Anjin Investments)、津安矿业(Jinan Mining)、钻石矿业公司(DMC)以及姆巴达钻石公司(Mbada Diamonds)。报告详述了这些企业如何掩盖财务状况,躲避公众对其运营的监督,以及隐藏最终受益人和所有者。

津巴布韦消失的钻石财富并非是一个脆弱的发展中经济体被贪婪风险资本以及肆无忌惮的跨国集团掠夺的故事。这是一个关于监守自盗的故事。 

库苏纳、安津以及津安:预算外资金资助党派国家安全部队

全球见证组织的证据表明,令人胆寒的津巴布韦间谍机构中央情报组织一直秘密维持着在马兰吉钻石采矿业中的利益。明面上,库苏纳钻石公司由津巴布韦矿产开发公司(ZMDC)代表国家政府全资所有。但全球见证掌握的文件显示,该公司是由中央情报局建立的,目的在于提供不做账的资金来源。

津巴布韦军方也与两家钻石开采企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12年,津巴布韦矿产与矿业发展部副部长向津巴布韦议会确认,安津公司的大量股份由津巴布韦国防工业公司通过两家控股公司间接持有——而津巴布韦国防工业公司目前是欧盟和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制裁名单上的制裁对象。尽管如此,安津的钻石仍然被欧盟市场购买,这很可能违反了欧盟对津巴布韦国防工业公司的制裁。

全球见证还揭露了,另外一家马兰吉企业津安矿业公司实际上是作为安津公司的延伸进行经营,因其与同一个中国投资者有合作关系。而这很可能为津巴布韦军方提供了进一步获取钻石收入的渠道。

安全部门参与津巴布韦钻石行业并不只是给津巴布韦人口和经济带来经济上的损失。中央情报局和军方的内部势力都深入参与了镇压政治反对派的行动,并曾多次严重侵犯人权。私下的、不被账目记录的钻石收入来源使得这些高度党派性且压迫性的机构得以在津巴布韦议会的有效监管之外运营。这还给予它们一种危险的经济激励,让它们竭力维持那些令它们获取利益丰厚的资源的权力。

与中央情报局有牵连的库苏纳钻石公司据称已经并入新近整合成立的津钻联,这可能成为一片毒药,用以确保中央情报局在津巴布韦未来最大的钻石企业中的经济利益。

津钻联和库苏纳钻石公司均未回应全球见证的评论请求。安津和津安的私人投资者也以涉及津巴布韦国内仍在进行中的法律程序为由而拒绝作出评论。 

钻石矿业公司:从钻石走私者到钻石采掘者

大多数津巴布韦钻石企业都是政府与私人投资者联合成立的合资公司。私人投资者被带入通常为了提供资本和技术。但是在某些情况下,政府对于合资伙伴的选择表明政府希望获取另外的一些技能。

全球见证挖掘出来的证据表明,钻石矿业公司背后的关键人员此前曾运作一个高度组织化的走私者网络,非法地将津巴布韦钻石运出该国国境之外,并可能涉嫌非洲大陆其他地方的类似走私运作。

钻石矿业公司没有回应全球见证的评论请求。 

姆巴达钻石公司:最后谜团已被解开?

姆巴达经营着马兰吉最大的钻石采掘特许经营矿区之一,2014年还曾公开庆祝营收超过10亿美元。但姆巴达钻石公司的所有权结构十分复杂及模糊。该公司四分之一股权由一家名为跨界矿产(Transfrontier Mining)的公司匿名持有,而这家公司的最终拥有者则隐藏在一个复杂的企业和名义董事网络背后,涉及南非、毛里求斯、香港等多地人士。

津巴布韦民众和监管机构有权知道谁在从他们的钻石中获益。全球见证目前认为,穆加贝总统的亲信、执政党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的盟友、安全部队退役成员罗伯特·马兰加(Robert Mhlanga)控制并可能拥有跨界矿产公司。

姆巴达钻石公司的未来仍不明朗,其在马兰加和津钻联的隐秘投资者也没有浮出水面。姆巴达钻石公司另外一家私营投资者近期参与到与拟定合并有关的法律程序中,使得整个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姆巴达钻石公司和罗伯特·马兰加均未对全球见证的评论请求做出回应。

我们的生活被钻石围绕,但我们却很穷困。 - 马兰加钻石工人

马兰加的未来

尽管马兰加充满了谜团和不确定性,但毫无疑问的一点是,政府承诺的数十亿钻石收入并未使公众受益。另外一点清晰无疑的是,本应负责阻止此类损失的政要恰恰制造了损失并对之进行掩盖。

最终结果是,津巴布韦的钻石财富给普通民众带来的福利甚少。根据“金伯利进程”官方统计数字,津巴布韦自2010年起共出口超过价值25亿美元的钻石。而有限的政府报告显示,只有大约3亿美元在公共账户中有迹可循。

不管马兰吉的钻石企业数量是一家还是多家,津巴布韦钻石行业的未来很有可能还是由受到秘密的保护的既得经济利益所主导。

Find out more

Michael Gibb

[email protected]

+44 7808 776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