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ver of gold

Report / 5 Jul 2016

黄金之河

执行摘要

刚果民主共和国(下称刚果(金))东部地区地下埋藏着价值约280亿美元的黄金。1刚果(金)的财富一直以来都在遭到滥用,其黄金大部分为手工开采。在武装集团、土匪以及腐败官员的虎视眈眈之下,刚果(金)东部手工黄金开采部门创造的收入非但没有用来缓解该地区的贫困,反而资助了腐败行为,助长了侵犯人权及暴力冲突等问题。

全球见证对近来刚果(金)东部沙布达(Shabunda)地区乌林迪河(Ulindi River)沿岸的淘金热进行了调查,并揭露了当地手工黄金开采部门问题的严重程度。乌林迪黄金热每年生产黄金超过一吨,价值约3800万美元2,但从中受益的并非当地居民,而是武装集团以及在当地敛财的一家中国公司坤厚矿业(音译,Kun Hou Mining)。

全球见证研究发现,坤厚矿业向乌林迪河沿岸活动的拉伊亚•姆汤姆博基(Raia Mutumboki)武装集团支付了4000元美金,并向其提供了两支AK-47突击步枪,以换取在金矿床丰富的河床开采作业的机会。坤厚矿业在乌林迪河沿岸用四艘半工业化挖泥船进行作业。该河沿岸还有一些当地制造的挖泥船,船上工人的工作十分危险,需手工将黄金从河床中淘取出来[见图片及其说明]。而该武装集团的成员定期向这些工人征税,每月非法获利达2.5万美元3。淘金热鼎盛时期,乌林迪河沿岸作业的手工挖泥船多达150艘。而南基伍省负责监督手工黄金开采部门的官员非但没有执行刚果(金)的法律,让坤厚矿业对其违法行为负责,反而维护了该公司的活动。

这些监管机构有时甚至和拉伊亚•姆汤姆博基集团的武装分子沆瀣一气,非法向手工金矿开采者征收税款。位于南基伍省省会布卡武(Bukavu)的矿业机构将产地声明书伪造为沙布达少量可以正式出口的手工黄金,以掩盖其来源,这按国际标准应被认定为“高风险”的黄金。全球见证发现的文件显示,在乌林迪河让武装集团受益的黄金中,至少有12千克由南基伍省一家黄金贸易公司出口至其位于迪拜的姐妹公司4。但此次黄金热中生产的大部分黄金,连同其应缴纳的税款一起都不翼而飞了,几乎可以肯定这些黄金已经从刚果(金)走私出境。南基伍省2014和2015年的账目中没有此次淘金热的迹象。黄金热几乎没有给沙布达镇带来任何变化:一贫如洗的飞地,不通路不通电,也没有自来水,只有被贫困折磨的人民。

黄金热在刚果(金)并不罕见,沙布达也并非个例:该国东部地区4/5的手工采矿者来自金矿部门5。在刚果(金)东部的其他地区,省级官员及其他人士指责当地采用半工业化挖泥船的公司(通常是中国公司)拒不纳税,并走私黄金出境6。每年,刚果(金)东部手工生产的价值数亿美元的黄金,经由乌干达、阿拉伯联合酋长国(UAE)以及瑞士等国中转最终进入全球市场,7而这些黄金很可能已经助长了人权侵犯和暴力行为。最终,这些黄金被加工成珠宝首饰和电子线路板等产品销往全球。

沙布达淘金热本可有一个截然不同的结局。2010年以来,黄金供应链上的所有企业都已经接触到了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以及联合国(UN)共同编写的国际准则。该准则指导企业以负责任的方式对产自如沙布达这样高风险地区的黄金进行溯源和交易。自2012年起,刚果(金)法律就要求其国内黄金部门的企业依法执行OECD这一准则。近来,中国以经合组织指南为基础,推出了负责任矿产供应链的行业尽责管理指南8,为类似坤厚矿业这样的企业提供指导和建议,从而确保其运营不会引发违法行为。阿拉伯联合酋长国2012年出台的指南明确规定,迪拜多商品中心(Multi Commodities Centre)全体成员及非成员都应依照OECD的原则管理自身供应链。为了确保这些改革措施能够给沙布达这样受冲突困扰的高风险地区带来实质性变化,政府必须将涉及违法行为的企业和官员绳之以法。

不管是在沙布达地区从事黄金生产还是在国际上进行交易,这些企业们都没有遵守这些供应链尽职调查的标准。这些在刚果(金)运营的企业直接违反了该国供应链尽职调查的相关法律,而刚果(金)当局未能开展执法工作。结果,一家非法作业的公司为所欲为,给武装分子带来收益的黄金在国际市场上被肆意交易。黄金热以及随之而来的大批淘金者也给沙布达镇原本就稀缺的资源造成了压力,导致物价上涨,当地居民生活入不敷出。而当地矿业机构却干起了违法的勾当,对本应依法缴税的黄金非法征税,窃取省政府的收入。该地区急需这些收入:2014年,沙布达镇唯一的一家医院记录了535起营养不良的病例。9

刚果(金)东部手工黄金生产应该造福国家和人民,而不是养肥那些武装分子和来敛财的公司。为此:

  • 刚果(金)政府必须让那些在手工黄金生产部门相关问题上玩忽职守或者违法操作的省级官员承担法律责任。类似坤厚矿业这样在刚果(金)境内违法作业的企业应接受调查,一经查证,应对其起诉。
  • 全球黄金供应链每个环节上的企业都必须遵守OECD关于负责任矿产供应链的尽职调查准则,包括每年发布报告,详细说明其在自身供应链上发现的风险问题以及减缓措施。
  • 各国有义务在国际法下确保企业尊重人权。10因此,各国必须出台法律要求其管辖下的企业开展OECD标准的供应链尽职调查,且必须有效地监督其执行过程。11未能达到OECD国际供应链尽职调查标准的企业必须承担相应责任。
  • 刚果(金)东部地区的手工采矿者必须得到该国政府适当的支持。刚果(金)国内负责监督手工采矿部门的国家机构SAESSCAM必须尽快开展改革,否则就应解散。
  • 最后,捐助国政府应该支持推动负责任矿产采购的外交和发展计划,支持刚果(金)政府为自然资源开采地的社区居民建立可持续的生计。各国政府及私营部门应支持并鼓励这些新生的且仍在本土化过程中的努力,这些努力将推动手工黄金供应链的正式化并得到管理。12

图片和文字说明

文字说明:乌林迪河沿岸手工采矿工人的死亡率非常高,溺水、河岸倒塌以及水下寻找金矿时氧气供应不佳都是职业危害。下水寻金的潜水员需在湍急浑浊的水中下潜数米之深,一次持续数个小时。他们嘴里咬着一根薄薄的塑料管,管子的另一头连着水上的驳船,由此获得氧气。据当地医院的工作人员描述,潜水员常常会出其不意地被顺水漂流的大原木击中,继而被卷走,与挖泥机和空气管分离,最终死亡。

调查方法

全球见证致力于与全球企业、政府以及其他合作伙伴一起,解决自然资源导致的冲突问题。过去15年间,我们报道了刚果民主共和国东部的矿产贸易和武装冲突,并与刚果(金)的民间社会、决策者以及商界领袖一起寻找切实可行的方案解决这一问题。

2015年,全球见证在沙布达镇(即南基伍省沙布达地区的中心)进行了两次研究,并于2014和2015年在南基伍省省会布卡武进行了三次进一步走访,这三次走访的场合均不相同。我们一共采访了超过80位参与2013年以来沙布达地区乌林迪河沿岸黄金热的人员,受访者包括黄金潜水员、挖泥工人、交易员、被黄金热吸引来到沙布达镇的商人以及当地居民、政府机构和民间社会。我们还与坤厚矿业内部的一名举报人进行了交流。

大湖区民间社会平台大湖区民间社会组织联盟 (COSOC-GL)2015年8月发布的一篇优秀报告就乌林迪黄金热提出了多个重要但未解决的问题,该报告已成为了一个全面的资源。13

  1. OSISA, 2013, 《刚果(金)黄金的巨大代价》, http://www.osisa.org/sites/default/files/high_cost_of_congolese_gold_final.pdf, 第16页。 使用38.5美元/克的国际金价, 约2600万盎司 (737, 087kg)的黄金价值 $28,377,849。
  2. 由2015年3月全球见证在沙布达镇、沙布达地区以及南基伍省搜集的文件可知,坤厚矿业在当地拥有4艘半工业化挖泥船,每年生产砂金约460千克;与此同时,150多艘当地制造的手工挖泥船每年的砂金产量在550到720千克之间。总体而言,我们估计这两种挖泥船每年生产的黄金总量大约在1010到1180千克之间。我们采用黄金热期间国际黄金价格的平均值每克38.5美元计算,得出这批黄金的价值在3889万到4543万美元之间。全球见证在沙布达镇采访的黄金交易者以国际市场价格出售黄金,这种现象在刚果(金)东部地区的手工黄金开采点并不罕见。
  3. 计算基于2015年1月和3月全球见证在沙布达镇、沙布达地区以及南基伍省开展的走访。亦可见于COSOC-GL(大湖区民间社会组织联盟)“Etude sur les pratiques de dragues à Shabunda: La ruée vers l’or à Shabunda“, http://cosoc-gl.org/2015/la-ruee-vers-lor-a-shabunda/, 第4部分; Tages Anzeiger, 2015年12月, Goldrausch im wilden Osten, http://www.tagesanzeiger.ch/wirtschaft/goldrausch-im-wilden-osten/story/20233121
  4. 位于布卡武的省矿业司的年度公开出口报告显示,2014和2015年阿尔法黄金在刚果(金)的合法黄金出口均销往位于迪拜的阿尔法黄金公司。
  5. IPIS, 2014,《刚果(金)东部手工矿区互动地图分析:2014年5月更新》, http://ipisresearch.be/publication/analysis-interactive-map-artisanal-mining-areas-eastern-drc-may-2014-update/, 第11页。
  6. 全球见证查阅了(前)东方省矿业部2015年2月的官方文件,其中详细说明了乌林迪河、阿鲁维米河以及伊图里河沿岸半工业化挖泥船的非法活动,及其造成的环境破坏;亦可见于PAX开展的研究2015, “Exploiter (dans) le désordre Cartographie sécuritaire du secteur aurifère à Mambasa occidental“ http://www.paxchristi.net/news-media/resources-pax-christi-member-organisations ; 以及 Southern Africa Resource Watch (SARW), 2014, 《刚果(金)的黄金网络:从刚果(金)非法黄金中受益的人、公司、国家》http://www.sarwatch.org/sites/sarwatch.org/files/Publications_docs/congogold3web.pdf 第38页。
  7. 可参见:《停止掠夺》, 2013年, TRIAL, 2013年, “TRIAL向瑞士联邦检察官提起刑事谴责,指责一家瑞士炼油厂涉嫌洗白从刚果民主共和国掠夺的黄金。”
  8. 全球见证, 2015, 《全球见证欢迎中国出台具有进步意义的矿产供应链新指南》, https://www.globalwitness.org/en-gb/press-releases/global-witness-welcomes-progressive-new-chinese-mineral-supply-chain-guidelines-zh/
  9. 全球见证走访,沙布达镇,2015年3月。
  10. 例如刚果(金)已经批准了国际劳工组织的8个核心公约,这些都是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条约 http://www.ilo.org/dyn/normlex/en/f?p=1000:11200:0::NO:11200:P11200_COUNTRY_ID:102981
  11. 亦可见于《第10次负责任矿产供应链论坛上民间社会声明》https://www.globalwitness.org/en/campaigns/conflict-minerals/civil-society-statement-10th-forum-responsible-mineral-supply-chains-paris-10-12-may-2016/
  12. 非洲加拿大伙伴关系 (PAC), 2015, “Just Gold”, http://www.pacweb.org/en/just-gold
  13. COSOC-GL, 2015

Find out more

Sophia Pickles, Senior Campaigner

[email protected]

Resour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