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 30 Nov 2018

应对气候变化的5个简单步骤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4次缔约国大会本周在波兰举行。24次会议-- 光是这个名字就够恼人了-- 开了这么多会,我们也并没有在阻止灾难性的气候崩溃上走多远,这就更衰了。

 

但是如同美国作家丽贝卡索妮特(Rebecca Solnit)所说:“这是没希望的,你是无力的,没有行动的缘由,也无法获胜。你这样想,我们的对手会很高兴。”我们所采取的每一步行动,都向着一个绿色、安全和公平的世界靠近一点儿。气候斗争并非毫无希望。世界上许多地方的人寻求气候正义的行动,经常启发到我,况且每时每刻都有更多的人加入我们一起,应对气候变化。

这里我们列举全世界的政府、企业和个人可以做到的5个步骤,来帮助我们靠近气候目标:

1.        不要取消刚果民主共和国森林的工业砍伐禁令 

刚果民主共和国雨林工业砍伐的扩张,每年将额外产生3千5百万吨二氧化碳,这不仅使我们无法达到气候变化的目标,反而加速了气候变化。 

尽管如此,挪威和法国正计划投资1千8百万美元,支持在该国扩大工业砍伐以及支持该国最大的单一砍伐所有者诺苏庭柏公司。我们最近的报告发现,该公司在民主刚果90%的砍伐地存在非法行为。

这个投资计划与这两个国家的气候和森林保护目标相违背,也会削弱我们达成气候目标的努力。

2.        保护战斗在环境保护前线的人 

土地和环境卫士,战斗在环境保护前线,有时候冒着生命危险,来对抗广泛的环境破坏。我们记录攻击和杀害土地和环境卫士的年度报告显示,去年至少207个环境卫士被杀害,数字再次攀升。

农业综合体是这些攻击背后的主要力量,拉丁美洲依然是发生最多杀戮的地方。恐吓和攻击在世界上越来越多。仅仅在最近几个月,我们看到环保活动者在第一个大型商业水力压裂地点和平抗议后,英国以“公共妨害”的罪名,判决环保活动者入狱,这是1932年以来的首次。

企业和政府需要真正努力改变这个事情,对付攻击的根源,确保支持土地和环境卫士,这样面对造成我们无法达到气候目标的破坏时,他们能够安全地抗议。

3.        欧洲投资者停止投资那些破坏环境和践踏人权的项目

欧洲的资金以及来自欧盟的投资者,在许多人权践踏、土地攫取以及大规模环境破坏的项目中起了重要作用,这已经是老生常谈了。

我们的简报《猥琐露出》,揭示了世界范围内,掠夺性的自然资源项目对于社区造成的毁灭性后果,而来自欧盟的投资者正在资助这些项目。

如果达成气候目标,包括在非洲最早国家公园的石油开发、印度的矿山项目引发暴力抗议、在亚洲和非洲的毁林等等这些项目必须终止。我们的博客围绕Wonga公司的垮台,讨论负责任投资的事宜,认为应该让此类事情浮出水面。  

    4.     敦促中国管理进口木材 

中国从巴布亚新几内亚和所罗门群岛进口大量木材。不过,由于没有相关立法,进口非法砍伐的木材正在对其声誉造成损害。我们的报告《城门鱼殃》《陨落天堂》,都揭示了进口大量非法木材对于中国声誉的影响,而由于其主要贸易伙伴美国和欧盟都禁止非法木材进口,也会影响其贸易关系。 

这不仅仅是个经济问题。木材法规可以帮助禁止热带森林和珍惜树种被砍伐,这对于碳汇很重要。这些树木砍得越多,我们越完不成气候目标。立法管理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5.        不要资助化石能源

温室气体最大的来源即是化石燃料,金融机构给化石燃料生产提供资助,相当于恶化了气候危机。

今年早些时候,渣打银行宣布了对其煤炭政策评估,听上去好像汇丰银行的煤炭政策一样。后者充满了漏洞,允许银行在越南、印尼和孟加拉投资煤炭。2010年起,渣打银行对煤炭企业投资达到了10亿美元。

我们的气候团队努力工作,发布了渣打银行煤炭政策的报告,泰晤士报和金融时报都做了报道。我们作为全球联盟中的一员,说服渣打收回对煤炭项目的投资:从伦敦到新加坡,活动者和本地居民在渣打大楼外抗议;我们在破晓时分,在其总部门前,向睡意朦胧一脸茫然的雇员散发传单;我们让许多跨党派议员了解此事,他们联合向银行写信;我们在金融时报购买整版广告,反对该银行支持煤炭;我们与银行管理层直接接触。种种这些产生了效果,渣打改变了政策,同意将不再给燃煤火电厂提供资金。

我们胜利了。其他的银行例如汇丰在压力之下宣布不再投资煤炭。但是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2015到2017年间,36间国际银行给化石燃料项目和企业提供了3450亿美元的资金,令人震惊。全球见证和其他134个组织,联合签署“银行监察(Banktrack)”组织的“化石银行,敬谢不敏(Fossil Banks, No Thanks)”活动,寻求在世界范围内终止化石燃料项目。银行宣称他们支持巴黎协议,不再投资化石燃料才能算支持。

阻止灾难性的气候崩溃,需要我们社会各方面的改变。挪威的环境部长Ola Elvestuen说:“我们行动太慢了。我们需要更快更多地做事情,需要在每个层面实践政策。政府通常行动缓慢,但是我们没有时间了。”

人民应该敦促我们的政府来为所应为。

You might also like